享受美肉


--------------------------------------------------------------------------------
1.
聽到有客人來訪的鈴聲,我看看監控系統螢幕,出現一對男女。

男人向攝影機的方向揮手,他是我的惡友天堂。這個大廈是自動門,訪客要先按大廈門口的房間號碼,然
後站在監視器前面。裡面的人確定來客後,打開自動門的鎖,這樣才能進來。所以要裡面有認識的人才能
開門。

走進房間的天堂,招手讓後面的女人進來。

「今晚我帶來非常好的禮物。」

確實是好女人。但不是屬於妖豔的類型,是純淨的美女。皮膚雪白,使我的內心感到緊張。

因為我最喜歡皮膚潔白的女人。反過來說,對皮膚黝黑的女人完全沒有性慾,有黑痣的女人也一樣。

我常開玩笑地說:

「皮膚若不白就不是女人,如果有黑痣就不是人。」

天堂和我是大學同學,今年都是三年級。他的性格和我的內向性格完全相反。他喜歡性交,也喜歡女人,
自然也受到女人的喜愛,知道如何討好女人。而且和他在一起很愉快不會厭煩,所以大部分的女生都喜歡
和他在一起。

他參加爵士舞社團,可以說精通各種運動。任何人都看得出來他從來不缺女伴。性格開朗,個子很高又
帥,而且跳舞有職業水準。

天堂沒有一樣東西是他沒有的......不,有一樣,那就是錢。所以天堂一進大學後就立刻努力打工,在迪斯可
舞廳伴舞或作午夜牛郎,這樣把女人和金錢弄上手時,上課時間越來越少,是副業比正業更忙碌的人。

和天堂的性格正好相反的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兩人很合得來。

當初是天堂來找我說話的。我上大學後就住在老爸為我投資買下的三房二廳公寓,天堂缺錢用時就到我這
兒來吃住。

我沒有女人。也許是因為理想太高的關係,除非皮膚白晰的美女,否則惹不起我的興趣。可是那樣的美女
完全不理會我這種內向而不會說話的人。在學校裡雖然有幾位女朋友,但肯來找我的,決不是我心目中的
理想女人,自然不會想和她們性交。也去找過泡沫女郎,但都不是我喜歡的那一類型,始終無法使我的肉
棒勃起,從此就不再去了。所以,我已經二十一歲但如今還是童男子。

可是我這種沒有任何優點的男人,就是有錢。家裡給我相當多生活費,剛進大學時沒有地方花,把生活費
存起來就變成相當大的金額。於是我投資股票,也許我有這方面的才能,存款是越來越多,兩年後的現在
已經像一個小富翁一樣。

可是,我是一個沒有女人,和運動或嗜好完全沒有緣份的可憐男人。

說起嗜好倒是有一個。那就是變態嗜好,還有就是手淫。我這裡有堆積如山的變態雜誌和變態錄影帶,絕
不缺少手淫的資料。可是能進入我的房間的只有天堂一個人。故鄉的父母來到東京也不會來到這公寓,從
小就尊重我的隱私,是相當開明的父母。

天堂偶而來玩時,每一次都說同樣的話:

「還是很有精神地手淫吧。」

變態嗜好慢慢從小說、照片、錄影帶的深入時,最後就是要實踐。我到變態商店買了一套變態用具,按照
雜誌上的廣告找到一家變態俱樂部。

從服務台的照片中可以選擇喜愛的女孩,但我的要求在這裡也成為很大的障礙。不容易找到我喜歡的皮膚
潔白的超級美女。看到普通女人就勉強一試,但一點也不能興奮,都沒有達到性交的階段。

變態用的工具是女人自己帶來的,我買的那一套始終沒有派上用場,也去過好幾家俱樂部,但女人是越來
越醜,從此就不在去了。

結果還是回到我的臥室,只有在幻想的世界裡手淫。

天堂向我借錢,但大部分都會歸還。天堂的情形是打工賺到的錢,和女人約會時就大方地花掉,所以經常
不夠用。

「不用還了。」

我這樣說時,三次有一次他會說:

「太好了,那我就收下了。」

「還錢不如介紹好女人給我更好。」

「我是經常放在心上的,可是不容易碰到你能滿意的女人。我是只要女人就可以,很少好女人﹍﹍﹍」

如果不是這樣的男人,大概就無法勝任午夜牛郎的工作了吧?

今天晚上天堂是這樣說的:

「最近常麻煩你,大概拿你的錢也有五十萬了吧。現在就用這個女人做回報。」

他竟然說,我可以玩弄這個女人一星期,而且是個美女。

「不知道為什麼,她是徹底地愛上我了。看她這純情的樣子,但好像是個好色的女人。可是最近我是女人
多得無法應付她,所以立刻想到你。我把你的情形說給她聽,她就答應了。而且對變態遊戲好像很有興
趣。可是像她這樣的美女,男人不好意思提出那種要求,女人更不能主動要求。所以想請你用一個星期的
時間把她調教一下。看她潔白的肌膚,美麗的面貌,沒有一顆黑痣,我想你再挑剔也應該滿意了吧。在這
樣的女人身上丟掉你的童男子,應該能滿足吧?」

當然滿足!總算等到這樣的女人了。

「她的皮膚當然白,因為她是混血兒。父親是荷蘭人,母親是日本人。可是黑髮,黑眼,怎麼看都是日本
人。但這樣的白皮膚在日本人身上是很少見的。她的名字叫玲奈。」

今年是大學二年級,正好是二十歲。

身高是一百六十公分左右,臉嬌小,有非常好的身材。而我的身高只有一百六十四公分,這也是我的自卑
感之一。



--------------------------------------------------------------------------------

2.

天堂說完立刻就走了。

房間裡只剩下我和玲奈。我買的變態用具終於派上用場了。

我首先讓玲奈站起來,在她的背後用手銬固定雙手。玲奈穿的是白色上衣和黑色緊身迷你裙,膝蓋下的漂
亮的腿全露出來,是典型的迪斯可裝。

從後面報緊她的身體時,我們的身高幾乎相等,聞到很好的香水味道。

她閉上眼睛,有很長的睫毛翹起,顯得非常漂亮。輕輕吻她豐滿的嘴唇,但玲奈像祭品的處女一樣,一點
反抗也沒有。用力抱緊時,呼吸有一點急促。她的肉體非常柔軟,好像要在我的懷裡融化一樣。我要解開
她的鈕釦時她說:

「我怕難為情,把我的眼睛遮起來吧。」

這樣對我也好,我也有很多難為情的地方。一方面是童男子,一方面對自己的肉棒大小也沒有信心。

用我的手帕矇上她的眼睛後,我就脫光衣服,這時我的肉棒已經昂然直立了。

我以微微顫抖的手只慢慢解開她的上衣鈕釦。上衣下面只有乳罩。我把上衣拉到背後的手腕上。

其次是脫下緊身裙,透過黑色的褲襪看到蕾絲的三角褲。

把褲襪和三角褲同時拉下去。黑黑的三角地帶在下腹顯得淫蕩。只是把褲襪拉到大腿上,就到了我的限
界。看到濃密的陰毛,我積存已久的精液爆炸出來。根本失去控制的肉棒,射出去的精液噴到玲奈的心窩
和肚臍眼上。

「啊﹍﹍」

溫暖的液體噴在身上,玲奈大概也知道什麼東西,只是輕輕地叫一聲,微微扭動身體。

我用手掌把精液攤開在玲奈的肚子上。

「噢﹍﹍﹍」

大概感到有一點不舒服,又發出輕輕的哼聲。

這樣射一次精,反而使我的心情安定下來,能鎮靜地欣賞玲奈的身體。

從腳下脫去褲襪和三角褲,乳罩也拉到手腕上。先打開手銬,脫下上衣和乳罩,重新銬上手銬。

我坐在扶手椅上,一面喝白蘭地一面用淫邪的眼光欣賞赤裸的美麗肉體。

可以說沒有一點缺陷的肉體。像外國女人一樣雪白的皮膚,配上黑黑的陰毛,增加下體的淫穢感。大概是
皮膚保養的關係,沒有太陽曬過的痕跡,當然也沒有泳裝留下的痕跡。雙腿夾緊,矇祝眼睛默默地站在那
裡。

細細的腰和豐滿的乳房實在太美了。想到今天開始能每天撫摸這個乳房,還可以用繩子綑綁,覺得在夢中
一樣。

沒有想到天堂會給我這樣美妙的禮物,五十萬也太便宜了。

也許玲奈能感受我火熱的視線,偶而扭動一下身體。我看著她的模樣,考慮用什麼方法綑綁或虐待,但在
這個時刻什麼也想不出來,使我感到急躁。平時在幻想的世界裡,把理想的美女的衣服剝光,用個種方式
綑綁姦淫,凌辱,可是真正有美女在眼前時,竟然腦海裡一片空白!

說起來,和變態俱樂部的女人遊戲時也有過類似的經驗。

對了,有吹喇叭﹍﹍

我去拿來幾本變態雜誌。竟然自己想不出辦法來,只好藉助別人的。

剛好翻到與眾不同的綑綁照片。讓女人跪下,雙臂轉到背後,手掌合在一起手指互相交叉。就這樣從手腕
到大腿完全用繩索纏繞,變成蝴蝶把翅膀合在一起的樣子。

我就決定照這個方法去做。讓玲奈跪下,按照照片的樣子綑綁,同時想到要把繩索的餘端多留下一點。然
後取下矇住眼睛的手帕。到這個程度以後,我認為應該要煽動玲奈的羞恥心比較好,當然我也要忍耐,等
到自己的羞恥心也消失。

我把肉棒送過去,玲奈還是忍不住把頭轉開。在綑綁的過程中我的肉棒已經硬硬地勃起。強迫地把肉棒塞
入玲奈的嘴裡,用力地向上拉繩子。

「唔!」

綑綁的雙臂向上拉的疼痛,使得玲奈想把身體前傾,可是臉碰到我的下體沒辦法做到。疼痛感完全集中在
兩肩。

「怎麼樣,痛不痛?」

「唔﹍﹍」

「如果希望放鬆一點,要好好地幫我吸吮我的肉棒,讓我高興才行。妳好像有豐富的性經驗,也很會吹喇
叭吧?好好想一想,怎麼弄才能使男人最高興。」

玲奈開使用嘴唇和舌頭。

「分開雙腿。」

讓她合在一起的膝蓋分開,我就伸出一隻腳到大腿之間,讓腳拇指進入陰毛圍繞的肉洞裡。

「唔!」

腳拇指碰到柔軟的花瓣上時,我的官能好像點燃了。堅挺的肉棒在玲奈可愛的小嘴裡瘋狂。

把手裡的繩索拉緊或放鬆,就能控制玲奈的肩關節,這樣的虐待感使我的興奮更增加。

「更痛苦吧?好好的吸吮吧。」

用腳拇指撫摸花唇,玩弄陰核,繼續不斷地拉緊手裡的繩子。玲奈留著口水不停地拼命吸吮。

能讓這樣的美女用嘴吸吮我的肉棒,還可以任意的玩弄花唇,這樣的幸福快要使我瘋狂。

「好,可以了。」

我讓玲奈站起來,分開雙腿,把我的肉棒伸入她的胯下。

花唇雖然沒有十分濕潤,但已經完全綻放,用沾著她的口水的肉棒在她的肉溝上摩擦,不久後就滑入肉洞
裡。

「啊!」

用一隻手抱緊玲奈的腰,用另一隻手搓揉乳房。這是我第一次嚐到乳房的滋味。

「噢!」

抓得太緊,使得玲奈發出哼聲。

這是多麼柔軟,還有充實感,彈性和快要融化的感覺。粉紅色的乳頭硬硬地漲起,這樣的視覺刺激我的興
奮。還有昂貴的香水味,那是又甜美又刺激。

肉棒插入到根部後,開始上下摩擦。

真正進入女人的肉體裡,這是有生以來的第一次。剛才如果沒有射過一次精,大概早就結束了。看過很多
次色情錄影帶,所以在心裡明白現在是什麼情形。不過對於這樣是不是就是真正的性交,還有一點半信半
疑。

可是再忍受著快要射精的感覺慢慢上下抽插時,終於能確實感受到女體肉洞的感覺。在這同時,玲奈的肉
體也開始濕潤。

我把嘴壓在一直含住我肉棒的玲奈身上開始深吻。

「唔﹍﹍」

溫暖的舌頭和舌頭糾纏在一起。不過這時我已經達到高潮,把第二砲深深射入玲奈的蜜洞裡。



--------------------------------------------------------------------------------

3.

這時候我的心情也開始穩定,決定仔細觀察女人的性器。

去泡沫浴或變態俱樂部時,並不想看她們的性器。除非是相當年輕的美女,否則就覺得相當醜惡,引不起
觀察的興趣。色情錄影帶也是同樣的道理,在過去看到的那種錄影帶裡,真正可看的只有一卷。

可是玲奈就不同了,像她這樣皮膚又白又美的女人,認為陰戶也一定美,應該是是人之常情。而且充滿新
鮮感,雖然有豐富的性經驗,也不會像妓女一樣用到發黑和變形的程度。

若想仔細觀察她的陰戶,最理想的姿勢是綑綁成盤腿的坐姿。

首先把雙手綁到背後,乳房上下也綁好後,最後把腿綁成盤腿的姿勢,這樣仰臥時,大腿根的一切部分就
完全暴露出來,不僅是陰戶,連肛門都看得一清二楚。

用不純熟的手法綑綁時,好像知道要用什麼姿勢,玲奈開始哀求。

「不要﹍﹍饒了我吧﹍﹍﹍這樣的綁法太過份了。」

「來不及了,已經綁好了。」

我一面說一面把玲奈的身體推倒仰臥。

「啊﹍﹍不要看﹍﹍不要看我﹍﹍﹍」

花瓣的肉縫這時候已經悄悄閉起可是用手指在那邊輕輕摩擦時,就像貝殼一樣慢慢張開嘴。

在肉溝的底部看到小小的孔,從那裡滲出牛奶一樣的黏液。是我剛才射進去的精液,留在裡面的部分開始
流出來。

她的陰戶比我想像中的更漂亮。陰毛柔軟,沒有刺手的感覺令我喜歡。兩片花瓣雖然染成紫紅色,但因為
她的身體雪白又年輕,不是令人不愉快的顏色。意外的陰核的包皮特別大,看這種樣子在勃起的時候一定
會在裡面露出肉頭。

「玲奈,妳的陰戶真美。」

故意用下流的話形容,目的就是要讓她感到羞恥。用手指尖揉搓包皮,沾上精液塗在陰核上時,她的身體
顫抖有了反應。

「這裡很舒服嗎?」

用右手的拇指輕輕溫柔地摩擦,同時把中指插進肉洞裡。

「噢!」

兩根手指頭淫邪地活動時,不知從哪裡出來的蜜汁,使肉洞裡潤滑。

「啊﹍﹍﹍噢﹍﹍」

好像很難忍耐似的扭動著被綁起來的雙腿。一和的是不能和其他女人做比較,不過她的性感一定很敏銳。

「想要更粗大的嗎?」

一面用手指搓揉一面問。

「﹍﹍﹍﹍」

她沒有回答,可是被綁成這樣子,做出這樣的姿勢,還要玩弄性器,很可能是有生以來第一次。雖然沒有
從嘴裡說出來,但隱藏在她身體裡的被虐待慾望,一定開始萌芽。

她臉上露出恍惚的表情,還故意用力使繩子更深地陷進肉裡,任由我擺弄就是最好的證明。

我拿起電動假陽具,代替手指插入肉洞。

「啊!」

沒有打開開關只是進進出出時,玲奈突然加大音量。

「啊﹍﹍啊﹍﹍啊﹍﹍」

剛開始我還以為她很舒服,但後來又想到天堂說的話。

「女人裡還有人發出像救火車那樣大的聲音,聲音大時男人也容易興奮。以為找到世界上最敏感的女人,
特別高興。」

「那樣的女人多嗎?」

「差不多。那樣的女人的確很敏感,會連續洩幾次,可是後來問她們時,都說為了提高自己的興奮才叫
的。這樣能增加性感。真的興奮,於是就更大聲叫,算是一種催眠法吧?」

「還有女人會昏過去嗎?」

「那樣的女人還不少。實際上達到真正的高潮,已經沒有力量大聲了。據說腦海裡一片空白,靈魂都飛出
去,根本無法叫出來,那樣就是昏過去的前兆。」

我看到玲奈的反應,就想到她這樣大聲叫,可能是為了使自己更興奮,故意大聲出來。

如果真是那樣,當然也是好事。現在玲奈是正在努力使自己興奮,以期能到達高潮的極點。

我打開電動陽具的開關。

玲奈發出絕叫聲。

我一隻手操作假陽具,在她的身邊躺下,只把綑綁她的頭和腳的繩子解開。

我把玲奈的臉轉過來就吸吮她的嘴唇。

「啊﹍﹍好﹍﹍啊﹍﹍唔﹍﹍」

嘴被堵住,嘴唇被吸吮,舌頭糾纏在一起時,玲奈的身體很快地猛烈震動達到性高潮。



--------------------------------------------------------------------------------

4.

「解開繩子時非常舒服,有一種說不出的解放感,舒服得子宮都感到麻痺。」

把繩索完全解開,赤裸地坐在地毯上,玲奈一邊摸著手臂一邊說。可以說這是我們見面以來第一次正式談
話。

「留下這樣的痕跡﹍﹍」

因為她的皮膚又白又敏感,所以繩子的痕跡特別明顯。

「被綁的感覺怎麼樣呢?」

「好像要做魔鬼的祭品,悲哀和恐懼感使得身體裡面受到強烈的刺激,也可以說是殉教者的心情吧﹍﹍好
像這樣就要被神召去,有一種期盼,又像希望獲得更大的痛苦的﹍﹍﹍」

她好像真的有被虐待的慾望,真是難得碰到這樣的女人。我心裡又開始興奮起來。

「這一次就專門對陰戶折磨吧。」

「好怕!不要做奇怪的事。」

「妳說的才奇怪,來這裡就是要做奇怪的事。」

我又把玲奈綑綁起來。

也和上一次一樣把雙手綁在背後,然後是連同手臂在乳房的上下各綁一圈。另外一根是通過乳房的正上方
用力綁緊。

「噢!」

勃起的乳頭陷入乳暈裡,繩索使乳房變成兩個雙峰。用力拉動時,玲奈開始嘆息。

「啊﹍﹍好厲害﹍﹍﹍」

然後又像第一次那樣矇上玲奈的眼睛,叫她站在那裡等。這時候我拿來兩根長繩索,把兩條扭在一起又做
了幾個大小不同的結。

矇上玲奈的眼睛,就是不要讓她看到我的作業。在結與結之間拴上鈴鐺,形狀像教會裡的鐘,搖動時發出
清脆的聲音。在百貨公司看到時,就想到將來可能有用處,買下五、六個,掛在女人的乳頭上,或狗環
上,讓女人爬著走,一定會很好玩,沒想到今天真的派上用場。

我把繩索一端綁在門把上,高度和肚臍差不多,然後在最接近門把的結上用紗布捲起,倒上很多日本酒。

在從冰箱拿出山芋。我是一個人生活,但常常自己做菜,想起冰箱裡還有這個東西就拿出來用。把山芋搓
成泥狀放在盤子裡拿回房間。在第二個結塗上少許的山芋泥。

就這樣準備完成。

繼續讓玲奈矇住眼睛來到門前,跨在繩索上。

「要做什麼?不要做很可怕的事。」

因為眼睛看不見,產生不安全感。

我拿起繩子的另一端,從地上慢慢地舉起。繩索很快地碰到玲奈的胯下。

「唉呀﹍﹍啊﹍﹍」

她大概覺得莫名其妙,因為突然有繩索碰到陰戶的肉縫。再提高繩索使它陷入肉溝裡。

「啊﹍﹍」

「就這樣向前走。」

「是﹍﹍」

玲奈很順從地照我的話向前走。繩索碰到陰戶微微搖動,在這剎那間響起鈴聲,玲奈又嚇了一跳。

「這是什麼?」

「是鈴聲。很好聽吧?」

「可是很難為情,我的這裡摩擦一下就會響。」

「這樣就可以分辨出摩擦度了。」

向前走幾步就來到倒有日本酒的紗布前。我放下一點繩索,當玲奈來到結的正上方時突然拉起。濕濕涼涼
的東西碰在陰唇上,她又嚇了一跳。

「不要走了,就在紗布上摩擦陰戶!」

「這﹍﹍﹍」

「馬上就會感到舒服。」

「這是什麼呢?」

「這是日本酒。」

這也是從天堂那裡聽來的。談到利用酒性交的話題時,他說。

「不用很多日本酒,把酒含在嘴裡,一面進行抽插運動一面從嘴裡滴到肉棍上就夠了,這個方法非常有
效。」

他說試過各種酒。洋酒太強烈反而不好,他表示日本酒最好,但沒有說明好到什麼程度。現在就要開始試
驗。

「啊!好厲害。」

「怎麼樣的厲害法呢?」

「好像在燃燒。像火一樣的熱起來。啊﹍﹍好熱啊﹍﹍」

「妳要更用力地摩擦。」

玲奈的屁股開始前後搖動,鈴聲大作。

「哎呀!羞死了!」

「像跳迪斯可一樣扭動屁股!妳不是最愛迪斯可嗎?認識天堂也是在迪斯可的時候吧?」

「可是,太熱了。」

「想要我的東西插進去嗎?」

玲奈用點頭代表回答。

「還要等一會兒,用力的跳迪斯可吧。」

跳迪斯可可以用雙手保持平衡扭動屁股,可是她的雙手被綁在背後,只有扭動雙肩跳舞。這時候紗步上的
日本酒應該滲入到裡面去,使肉洞充血了。

「啊﹍﹍﹍不行了﹍﹍﹍太刺激了﹍﹍﹍雙腿都顫抖﹍﹍」

「好,休息一下吧。」

我放鬆拉緊的繩索。玲奈深深嘆一口氣,雪白的皮膚有一點紅潤,身上也微微出汗。

在跳完酒精舞的時候,塗在結上的山芋泥有一點乾,再塗上一次就對玲奈說

「休息完了,還熱嗎?」

「嗯﹍﹍」

「那麼讓妳涼快一下。慢慢地一面在繩索上摩擦一面向前走。」

「是。」

玲奈照我的話向前走,鈴聲又響起。快到有山芋泥的地方放鬆繩索,來到正上方時,和剛才一樣突然拉
起,讓結陷入肉縫裡。

「啊!」

「這一次不是日本酒,就在那裡摩擦吧。」

「這是什麼呢?」

「摩擦以後自然就知道了。」

玲奈又前後淫蕩地搖動屁股,隨著鈴聲也想起來。

據說山芋泥滲入肉洞裡會很癢,這種情形可以想像,但不知道真正的後果。

玲奈不斷地摩擦時,大概開始癢得難過,發出尖叫聲。

「啊!這是什麼,好癢啊!」

「是山芋泥。現在要是癢得受不了,所以就更想摩擦,山芋泥也就愈滲入,快繼續摩擦。」

「不要﹍﹍受不了!」

玲奈掙扎著想逃避,可是我盡量拉起繩索,這樣她就無法逃避。

「啊!不要﹍﹍﹍太癢了!放鬆繩索吧!求求你!」

我一面收回繩索一面來到玲奈的面前,伸手取下矇眼睛的手帕,我想仔細看一看她苦悶的表情。

「怕癢的話就繼續摩擦,這樣很舒服吧?」

「不要!這樣受不了。」

「酒精的熱度呢?現在顧不了那許多了,啊﹍﹍」

大概塗上兩次山芋泥的關係,出現強烈的效果。用濕潤的肉縫摩擦,乾燥的部分融化,可能繼續滲入。

「就弄到這種程度吧。可以繼續前進了。」

玲奈又慢慢地向前走,可是來到結前面就不敢動了。

「為什麼不走了呢?」

「這一次塗上什麼東西?」

她很害怕的樣子。

「妳看就知道了,什麼也沒有。上面只有水,可以消除一些癢了。」

「真的是水嗎?」

玲奈遲疑著,慢慢靠近結。

「沒有塗上辣椒。」

聽到這一句玲奈又不敢動了。

「我怕!」

「不要怕,快一點用水冷卻,不然會更嚴重了。」

玲奈沒有辦法只好騎在第三個結上,仍舊半信半疑的樣子,但除了這樣做外沒有其他方法。

「啊﹍﹍﹍」

怎麼樣,鬆了一口氣吧?儘量在上面摩擦吧。」

玲奈點點頭又跳起淫穢的扭屁股舞。這一次跳得最激烈,我的性慾也達到頂限。拿出保險套就套在肉棒
上。如果直接插進去也會碰到山芋泥,我也會受不了的。

立刻把玲奈推開,不顧一切地把肉棒插進她的肉洞裡。只摩擦幾下,玲奈就發出很大的慘叫聲,但是高興
的慘叫。

「啊﹍﹍好!太好了!真舒服!還要用力﹍﹍用力﹍﹍﹍啊,就是那裡﹍﹍啊﹍﹍﹍太好了!」

如果沒有把她的首綁住,一定會抱緊我的身體。但現在她只有像白蛇一樣地扭動身體,挺起屁股從下面用
力摩擦。

真是太好了,能在解決童貞的夜晚,就能做到這樣的性交﹍﹍

我甚至想到,現在感到這樣痛快,以後的性交會失色﹍﹍產生一點不安感。



--------------------------------------------------------------------------------

5.

兩個人去洗澡。要快一點洗去山芋泥,不然會陰道糜爛。

浴室的空間很大。解開綑綁雙手的繩子,改用手銬,她在這裡的期間,需要讓她保持被虐待的感覺。

在全身塗抹香皂,給她洗全身時,我又興奮起來。真是奇妙,連續射出幾次精液,有時會更相反地更勃
起。膨脹到痛的程度,已經無精可射但還會要求肉洞。

身體狀況不好時,射一次精就在也硬不起來。這是我從手淫得到的經驗,但天堂也說過同樣的話。

「有時候射過很多以後,還會更有精神。像早晨的挺立一樣,膨脹的會痛,但有趣的地方是進入女人的陰
戶裡,疼痛感立即消失。從這裡可以看出來,這種勃起現象完全是為了性交。」

今天晚上,我大概很幸運地發生這種現象,過去經過不斷的努力,和風塵女郎沒有一次能勃起的小兒子,
在玲奈面前表現得活潑有勇氣,為我活躍。

難道我的小兒子在玲奈出現在我面前以前,是假裝死了?如此可見,我和玲奈的相逢可以說是上天注定,
命運的安排。

用毛巾擦拭乳房時,光滑的接觸感,和充實的彈性,又使得我的肉棒像高射砲一樣地挺立。

我已經無法忍耐了,立刻仰臥在浴室的磁磚地上,讓玲奈騎到我的身上。

「妳把這個插進去吧。」

我把肉棒弄成垂直,玲奈看準目標慢慢放下屁股。

黑色的陰毛沾滿肥皂泡沫,恥毛只露出一點點。屁股少許前後動一下,肉棒就滑進去。

「啊﹍﹍﹍」

深深進入根部時,我用雙手抓住玲奈的乳房。用力捏緊,用手指尖摩擦乳頭時,玲奈猛然往後仰。

「有快感嗎?」

「嗯,好厲害﹍﹍﹍啊﹍﹍那裡﹍﹍」

「妳扭動屁股。」

「是。」

玲奈因為在背後用手銬,身體不安定,但還是努力地上下活動屁股。大概山芋泥還留在裡面,在上下之外
又同時扭動,拼命在我的肉棒上摩擦。

「啊﹍﹍妙極了,太好了!」

「我也是﹍﹍﹍啊﹍﹍﹍又癢又熱﹍﹍舒服得身體快要化掉了。」

大概肥皂泡沫從洞口進入,過份滑動,反而覺得不痛快。我把肉棒拔出來,用擰過的毛巾擦砲身,也儘量
擦拭她的肉洞。

「嗯,這樣就好了。」

「真的﹍﹍﹍有摩擦感,比剛才好多了。我可以盡情地摩擦嗎?」

「當然﹍﹍唔!太好了﹍﹍」

「你的東西又硬又翹起,這樣厲害的還是第一次!」

「剛才射出很多了,所以現在持久力絕對沒問題。今晚真是太好了。」

「啊,好﹍﹍」

屁股的上下運動更激烈。她這種姿勢一定很累,可是不僅用上下運動,還加上旋轉運動,玲奈好像瘋了一
樣。我現在能做到的就是用力搓揉她的乳房。

「啊!」

玲奈大叫一聲就把上身倒在我的身上不動了。可是我的肉棒仍舊硬硬地留在女人身體裡。我這時候用雙手
捧起玲奈的臉,吻她的嘴唇。

有鹹鹹的味道,咬她的耳垂,用舌尖挖弄耳孔時,她有了輕微的反應。

「唔﹍﹍」

我讓仍舊留在她的體內的肉棒跳動。

「啊﹍﹍不要﹍﹍」

玲奈好像誤以為是射精,但我又跳動一下說:

「怎麼樣?有性感嗎?」

「嗯﹍﹍」

「好嗎?」

「真難為情﹍﹍弄到一半時就快昏過去了﹍﹍為什麼還這樣有精神呢?」

「因為妳的身體太美了﹍﹍」

「啊﹍﹍真厲害,又動了。」

身體離開後,我的小兒子仍舊紅著臉在那裡保持立正的姿勢。

「為什麼會這樣?」

「我也不知道,這個小子的脾氣很怪。」

我用手指在小兒子的頭上彈一下。

「他就是不肯縮回去,只有妳用嘴來吸吮了。」

我讓玲奈跪在地上,我自己站起來,把小兒子塞入她的嘴裡。

「唔﹍﹍」

有溫暖的舌頭和口腔包圍的小兒子顯得非常高興。

變態行為的訓練就這樣開始了第一天。我準備向學校請一星期的假。

每天這樣連續一星期,我們兩個人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不過,玲奈是愛上天堂的,我不過和她只有性交的關係,不可能移情到我的身上。可是這樣過一星期後分
手,沒有玲奈的人生會變成什麼樣呢?這樣想起來就感到害怕。可是,連續弄一星期,也許就膩了。

對了,只有這個方法!只有幹到膩為止!

現在還是先把美肉吞下去再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