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

我叫保羅,今年十八歲,我有一個姐姐,叫蘇茜,她比我大五歲。

三年前,姐姐和泰德結婚,那是一個身強體壯的建 工人,今年三十五歲。

姐姐身材不高,只有五英尺,但是十分漂亮。小時侯,她是我的偶像,也是我性幻想的主要對象,我常常幻想著怎樣怎樣和她一起瘋狂地做愛,怎樣怎樣和她一起歡度美好的時光,當然,那只是幻想,但卻成了我兒時最美好的回憶。

每次姐姐不在,我都會偷偷地打開她的抽屜,尋找男人都喜歡的東西。我常常可以發現她的奶罩,有 34 那麼大,然後我會用它捲住我的小老弟打手槍,最後再把精液射在姐姐的奶罩上。有時候,我會翻出姐姐的內褲,然後興沖沖地試穿。

總之,打從小時侯起,我就對姐姐充滿了性的渴望,雖然從來沒有付諸實施,但是姐姐在我心目中的完美的形象從來沒有被破壞過,她一直是我的夢中情人。

後來她結婚了,我十分羨慕我的姐夫,因為他擁有了這世界上最優雅的一位女士,但我想知道姐姐怎麼看待自己的丈夫。我的姐姐是一個恬靜怕羞的女人,但就我所知,姐夫卻是一個脾氣暴躁的粗魯的男人,有時候我很不喜歡他對待姐姐的方式,但他對我倒很好,經常會帶我一起去鍛 身體,讓我也像他一樣有一幅肌肉發達的身材。

我十分感激他的好意,但超強度的體育鍛 對我來說實在是有些勉為其難,我始終跟不上他的要求。有一次,在更衣室裡有個傢伙嘲笑我的身體不夠結實:「我看你是不是來錯地方了,女性更衣室在樓下呢,我敢打賭你那玩意沒有我的大,要試試嗎?」聽到這樣的說話,泰德馬上走到那個男人面前,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那個男人立刻把嘴閉上了,同時不住地向我道歉。

我非常羨慕泰德有這樣一幅健美威猛的體形,同時也很感激他這樣地照顧我。雖然我沒有肌肉發達的身材,但是有泰德幫我,倒也沒有碰上過什麼麻煩,看來有一個男人保護也不錯喔。

又是一個週末,泰德請我幫忙打掃院裡的落葉,還說有錢給,我當然很高興,恨不得馬上能去他那裡把活都幹完,好賺點外快。所以,儘管他要我午飯後再來,但我等不及了,我只想早點去,早做早完。

我騎上自行車,才進到了姐姐一家的大院,他們家的狗辛卡立刻就搖著尾巴飛快地撲上來,高興地不住舔我的臉和頭髮。

辛卡是一條大狗,是一條很棒的看門狗,對於陌生的入侵者,它具有十足的威懾力,但是對於主人,卻顯得分外的溫柔和熱情,是一條讓人放心的忠誠的看門狗。但辛卡足有一百磅重,如果讓它撲到你身上,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我好不容易把它推開,擺脫它的糾纏,然後拿起耙子到後院去清掃落葉。

掃著掃著,忽然我聽到一陣奇怪的聲音從房子裡傳出來,偶爾夾雜著『啪啪』的擊打聲。我很好奇,想知道房子裡的人在幹什麼,於是我拖過一把餐桌,登上去,透過臥室的窗戶向裡張望,裡面的景象著實使我大吃一驚。

我的姐姐被結結實實地綁了起來,懸吊在天花板上,僅有腳尖勉強地撐在地上,身上也僅穿著一件黑色的緊身衣,但在那神秘的兩腿之間的交叉處卻被剪開了一個大口,露出了姐姐羞人的私處。

在她的嘴裡還塞著一個東西,我仔細辨認,才發現是一根粗大的假陽具。她的眼睛被一塊黑布給蒙上了,耳朵裡也塞著東西。泰德就站在她的旁邊,正在不停地撫摸姐姐赤裸的身體。

我看到,他的撫摸非常有技巧,能夠不斷地刺激女人身體上最敏感的部位,隨著他的撫摸,姐姐的身體不住地顫抖,胸前那兩隻雪白的大肉球隨著身體的擺動而不住地搖晃,看得我口乾舌燥的很難受。

泰德拉起姐姐的一隻腳,然後隔著尼龍絲襪輕輕地吮吸她的腳趾頭,把腳趾含在嘴裡,輕輕地噬咬著,有時候還會停下來,揚起蒲團大的手掌『啪』地一聲重重地打在姐姐的屁股上。

我感到十分氣憤,差點想衝進去把泰德拉開,雖然姐姐是他的妻子,但也不應該這樣虐待她呀,但另一方面,我又感到這樣真是非常的刺激,甚至想進去待在一邊仔細欣賞,畢竟我姐姐這樣的樣子可不是經常可以看到的。

我感到小弟弟受不了這樣的刺激,已經昂然勃起了。

此時,泰德的手已經伸到了姐姐的陰戶上,開始粗魯地蹂躪姐姐的陰唇。

他把姐姐的兩片肥厚的陰唇用力拉開,扭曲,然後用手指輕輕捏住裡面的什麼東西細細地揉捏起來。姐姐的身子一下子便開始劇烈地顫抖起來,發出『咿咿唔唔』的呻吟聲,腦袋東搖西晃地,嘴裡的假陽具隨之在我的眼前飛舞,嫉妒得我恨不得讓我的寶貝取而代之。

但這時,身後傳來了辛卡『汪汪』的叫聲。

倒霉,我忘了還有辛卡。

我連忙飛快地從桌子上跳了下來,拾起耙子,繼續清掃落葉,但身體卻極度地亢奮。

這時,窗子打開了,泰德探出頭來。

「誰叫你來得這麼早。」他向我咆哮道,「我告訴過你要你午飯後再過來的,你來了有多久了?為什麼你把我的餐桌給挪過來了?」

我結結巴巴地說我馬上走,一會再過來。

我飛快地往大門口走去,上了自行車,正想溜走。

這時泰德把門打開,走了出來,衝我大吼:「回來!我有事要對你說。」

我本來想假裝沒聽到趕快溜走,但是好奇心使我停了下來,我想知道泰德想對我說什麼,於是我把車架好,向泰德走去。

我看到泰德叉著腰站在門口,看到我回來,便咧開大嘴呵呵地笑了起來。

「進來吧,不用著急,讓我們坐下來好好談談。」

我跟著他進到了起居室,我們坐了下來,泰德把身子靠了過來。

「告訴我,你都看到了什麼?」他的聲音很平靜聽不出他是不是在惱我,於是我默不做聲,想看看他的反應。

「你知道,我和你姐姐都喜歡玩一些小遊戲,你很喜歡看,是嗎?我猜你的小弟弟一定喜歡,你變硬了,是不是?」

聽到泰德的最後一句話,我『騰』地一下站了起來,頭也不回地向門口走去,泰德的話太直接,太刺人了。

但泰德一把抓住我,不讓我走。

「別急,我並不是有意想傷害你,我只是想知道事實,也許那對你有幫助。」

說著,他用手指點了點我的鼻子,那上面還殘留有姐姐身體上淡淡的香味。

「聞到了嗎?」他吃吃地笑著,「好好地聞一聞吧,這是你那淫蕩的姐姐的氣味。想像一下是你把手指插進她那濕濕的騷洞,沾上她那裡流出的騷水,不錯喔,是吧?再想像一下她那裡濕濕的粘粘的感覺,哈哈,你的小傢伙是不是又硬了?你想不想湊近了看她呢?」

泰德都說到點子上了,我感到十分的狼狽,因為下面的小弟弟再次違背了我的意願,把褲子撐起了一個小涼棚。

我思想十分混亂,所有十幾年來的幻想全部都湧上心頭,姐姐美麗的身軀再次浮現在我的眼前。

哦,那不正是我的渴望嗎?

我還猶豫什麼呢?

我暈乎乎地點了點頭,然後泰德滿意地笑了。

我顫抖著雙腿,搖搖晃晃地跟在泰德身後向他們的臥室走去。

打開門,姐姐仍然被吊在半空中,輕輕地來回搖蕩。她是被綁著雙手吊在空中的,她的手腕上被綁得嚴嚴實實,吊在天花板上的一個吊環上。她奮力地想用腳尖撐住身體,但是她即使伸長了整個腳掌,也僅僅剛好能夠夠到地板而已。

我們走到她的面前,我可以看到塞在她嘴裡的那根假陽具。

泰德拉起我的手,引導我撫摸上姐姐的羞處。

在那開口處,觸手生溫,感覺十分柔軟,但是熱乎乎粘糊糊的,十分濕滑。

泰德按住我的手指,讓我點住姐姐的陰戶上突出的一個花蕾,然後一起來回摩擦它,姐姐的身體又開始震顫起來。

我感到極端的刺激,我竟然有機會把手伸到姐姐的羞處,而且我可以肆意地撫摸她的那裡,居然還能使姐姐感到十分快活。我感到我的官能也隨著亢奮起來,手指的動作也自如了許多。

「這是你姐姐的陰蒂,女人身上最柔軟的地方,如果你撫摸它,你姐姐就會獲得快感。你越是用力擠壓它,你姐姐就會越快樂。來吧,用力捏它,讓你姐姐更快樂,她也會很喜歡的。」

我的小弟弟已經脹得要爆炸一樣,簡直要把褲子給頂破了,我興奮地用力捏姐姐的陰蒂,還一邊又拉又拽的,姐姐的身體扭動得越發地厲害了,極力想擺脫我的攻擊。

「幹得好,再用力點!」泰德在一邊顯得比我還興奮。

我用力地捻著姐姐的陰蒂,同時大力地往外拉,彷彿要把它扯斷一樣。

姐姐的呼吸越來越急促,腳尖已經離開了地面,身體在空中痛苦地翻騰,我興奮極了,剛開始時還有些同情姐姐,現在卻完全被淫虐的快樂所取代,我用力地拉著姐姐的陰蒂,把她的身子帶動,在空中搖擺,姐姐的嘴裡發出痛苦的呻吟,但這已經阻止不了我的衝動了,我簡直被淫虐姐姐的所帶來的快樂迷住了,愈加用力地蹂躪姐姐的陰蒂。

「幹得太棒了,保羅!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我們一起好好教訓一下你姐姐這個淫婦,好好聽她的哀叫!」

泰德興奮地狂叫著,當姐姐的身體擺向他這邊時,他就會重重地一巴掌摑在姐姐的屁股上,把她再打回我這邊。

姐姐的身子不停地扭動,嘴裡發出『咿咿唔唔』的聲音,抗議我們的舉動。

泰德把假陽具從姐姐的嘴裡拔了出來,姐姐立刻發出痛苦的呻吟,半是尖叫,半是哀怨,聽不出她到底是真的痛苦還是快樂,因為我明明聽見她叫泰德不要停下來。

於是,我繼續變著花樣擺弄姐姐的花蕊,而泰德則站到姐姐的身後,從後面摟住姐姐,兩手用力地揉弄姐姐雪白堅挺的乳峰。

這時,姐姐才發現房子裡還有其他人,開始喊叫起來,但她被蒙住了雙眼,當然不知道是我這個弟弟在玩弄她。

姐姐的叫喊和抵抗使我愈加興奮,我把更多的手指插進了姐姐甜美的肉洞裡,在裡面放肆地大肆攪動,姐姐的喊叫立刻又變成了肉緊的呻吟,身體不住地哆嗦。

「幹她,保羅!用你的手干死這個淫蕩的母狗!」

我跪下來,臉湊到姐姐的誘人的陰戶上,仔細觀看姐姐那裡的奇妙景觀。

姐姐那裡的毛已經被她老公給剃掉了,光溜溜乾乾淨淨的,外陰特別的豐滿,兩片花瓣鮮艷奪目,顯示了一個年輕女性日趨成熟的美態,花房的中央是一道深深的小溝,我用手指掰開肉嘟嘟的花瓣,裡面淫靡的世界便完全展現在我面前,我可以看到花房裡面紅通通的,四周險峰突兀,嫩肉層巒疊嶂,峭壁的尖端上不斷地往外滲出涓涓細流,在花房的下方形成水汪汪的一團,我的手指在裡面輕輕地一動,頓時群山傾倒,積水外流,黏糊糊的淫水沾滿了我整個手掌。

我衝動地把整個手往裡塞,女人的那裡真是奇妙,我眼睜睜地看著我的手掌慢慢地沒入姐姐的陰戶當中,雖然越往裡進越是艱難,但是姐姐內裡柔軟的肉壁摩擦著我的手背的感覺真是爽呆了。

我的手拚命往裡擠,手指頭觸到了一層柔軟的肉壁,我開始沒明白過來是什麼,使勁用指頭刮了幾下,姐姐頓時哀叫起來,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滴在我的頭上,我才明白原來那是子宮。

我把手往外抽出,由於氣壓的緣故,姐姐的引陰道迅速收縮,同時傳來『啵』的一聲輕響,我感到十分有趣,於是開始讓自己的手代替了手指進出姐姐的蜜洞,每一次進出都發出肉體相擊的聲音,同時帶出大量的淫水。

這下姐姐真是被我弄慘了,身體都已經忘了顫抖了,每一次我進入她體內,她全身的肌肉都繃得緊緊的,只是微微的顫抖著,顯得很緊張,等我的手腕離開,她才發出滿足的甜美的歎息。

「夠了,保羅,我看是真正干她的時候了。」

泰德放開了姐姐的乳房,讓我也把手拿開,於是我站在一邊看他怎樣擺弄姐姐。

他用力把姐姐雪白的兩條美腿打開,然後操起一條細木棒開始用力抽打姐姐的腳踝,姐姐頓時痛得嚎叫起來,忙不迭地縮起腳躲開他的抽打,身體由於沒有憑依而在空中搖蕩不停。

泰德打了一會,停下來,拿過一條鏈子,一頭綁在木棒的中間,然後將木棒架在姐姐的兩腿之間,用鏈子纏上,纏好後提起來,把鏈子的另一端掛在姐姐手腕上的鉤子上面,這樣,我可憐的姐姐就完全地被吊在了半空中,身體蜷縮成一團,使屁股毫無遮掩地露了出來。

「好好欣賞啊,保羅,好戲才剛剛開始呢。」

泰德迅速地解下自己的褲子,隨手丟在地上,當他把內褲也脫掉時,露出了他那驚人的大傢伙,頓時使我自慚形穢。

我以前就見過他光著身子的時候,當然也見過他的生殖器,那是在健身館的時候,但當時見到的只是他軟下來的時候,現在,當他完全勃起的時候,我的確只能自慚形穢了。

老實說,他的那條寶貝足有十英尺長,有我手腕那麼粗,我從來沒有見過或想像男人的那東西會長到那麼長的程度。

泰德仔細檢查了一下他的捆綁質量後,就把手指插進了姐姐的後洞裡,姐姐頓時開始尖叫起來,

泰德的手指又粗又硬,其效果不啻於一根靈活的小肉棒。泰德的手指用力地掏挖著姐姐的後庭,姐姐的尖叫很快就變成了呻吟,泰德起勁地在姐姐的後庭裡又掏又挖,當他把手指抽出來時,我可以看到那上面沾滿了黃褐色的東西,我想,那一定是姐姐的糞便了。

「好了,應該給我們的小母狗補充一些營養了。」

他一把抓住姐姐的頭髮,抬起她的頭,把沾著糞便的手指強行塞進了姐姐的嘴裡。立刻,剛才還拚命掙扎的姐姐平靜了下來,順從地啜住泰德的手指,從她的臉部的動作,我可以想像出她正在用自己柔軟的舌頭舔乾淨手指上的東西。

泰德抽出了手指,抓住她的兩條腿,然後引導自己的肉棒頂到姐姐的陰戶口,用手指把她的陰戶撐開,接著用力一挺,於是胯下那條巨大的怪物便刺進了姐姐的陰道深處。

姐姐喉頭發出了野獸般的嘶叫,聽不出是痛苦還是快樂,泰德根本不理會她的反應,繼續挺進自己的巨物。等到完全進入了,他便開始了令我望塵莫及的狂暴的抽插動作。

姐姐的身體吊在半空中,沉重的身體居然被泰德強猛的衝殺頂得往上漂,在空中來回擺動。

泰德抓住她的腿,使她的擺動不至於影響他的抽動,但是下面巨棒的衝擊卻一下緊似一下,持續地攻擊姐姐不斷往下滴水的肉洞。

每一次他深深地插進去,姐姐都要興奮得大叫:「用力點!再用力點!」

忽然,就在姐姐樂癲的時候,泰德卻停了下來,把巨棒抽了出來,我看到此時他的肉棒顯得格外的猙獰,上面沾滿了姐姐流出的淫液,還在慢慢地往下滴。

他忽然露出邪惡的微笑,然後把紅得發紫的龜頭頂在了姐姐的屁股上,我猛然間理解到他要做什麼,跨上一步,正要出聲阻止,但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他按住姐姐的屁股,突然向上一挺,巨大的龜頭便擠進了她的窄小的後洞裡,姐姐立刻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痛苦呻吟,我有些不忍,因為姐姐她看起來是真的很痛,我可以想像她那窄小的肉洞怎麼可能容納這樣龐大的一條肉棒呢。

但是,不管她怎麼用力掙扎,也敵不過丈夫強壯的身軀,泰德咆哮一聲,緊緊地抓住她的身體,開始粗暴地把胯下的巨棒往裡面擠。

姐姐痛得臉都變形了,弱小的身軀拚命想躲避丈夫的侵入,淚水大顆大顆地順著臉頰往下掉。

等到巨棒完全插進了她的後洞裡面之後,泰德總算停了下來,只是讓肉棒停留在她的身體內,暫時沒有做進一步的攻擊。而姐姐像是明白了自己無法逃避這悲慘的命運一樣,屈服了,於是泰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