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

我想那真的事最糟糕的事,那天下午我的母親有事提早下班回家,並且發現我和妹妹躺在床上做愛,我們通常放學比媽媽早,那讓我們有足夠的時間去做愛。

但不知為何,母親今天提早下班回家。

她看到這情形,對著我狂吼怒罵:你這畜生你竟敢強姦你那可憐的妹妹。

可是當她發現我那十四歲的妹妹,猛干我的雞巴,並且愉快的呻吟,喃喃的說著,我是多麼棒的做愛高手時,她的臉馬上轉為蒼白,掩面哭泣的衝出房門。

蕙蕙和我都不知到該怎麼辦,最後我決定應該馬上設法去安慰媽媽,並且向她解釋清楚這只是一個單純的性愛,彼此的愉悅,告訴她這並不是一件罪惡的事。

蕙蕙和我已經做愛,彼此口交二年了當我十五歲她大概十二歲的時候,我現在有了我要好的女朋友,她也有她要好的男朋友,我們只是彼此單純的享受性愛而已。

我慢慢的把蕙蕙抱下了我身體,取下了雞巴的保臉套,慢慢的套上衣服。當我到達媽媽門外時,媽媽正把頭埋在枕頭裡,輕聲的哭泣。

我走進房間,坐在媽媽的旁邊,輕摸她的背部,企圖去安撫她,使她平靜下來。

過了不久她慢慢停止哭泣,轉頭看著我,慢慢的訴說著:你們爸爸不常在家,他是個卡車司機必須經常出門在外,我是多麼寂寞的守著這個家。

在她工作的地方,一大堆的男人包圍著她,試圖去引誘她,特別是最近。

因為他們知道,她丈夫常不在家,她常常告訴自己不能對丈夫不貞,但她也只是一個女人,有需要和渴望。

當她看到我跟妹妹做愛,她的沮喪失望,想到自己的需要,又再一次的擊潰自己。

她慢慢的平靜自己繼續的說:這些事情或許已經困擾了她很長的一段時間了。

我輕輕的摩擦她的背部,這種溫暖的感覺輕輕的包圍著我們。

我一直認為,我媽媽是相當性感的,而且相當年輕只有三十幾歲。

而且她比我大部份的女朋友,有一個更棒的身材。

當她俯臥在我身旁時,我承認我相當的欣賞她那渾圓 堅挺 高翹的屁股,苗條的纖腰,緊緊的包裹在她的牛仔褲裡。

我現在仍然性慾相當的強烈,因為我還為射精,就讓媽媽打斷了性交。

現在輕撫著媽媽的,看著她那美好的軀體,還有談論著關於媽媽的性生活,這些已經足夠讓我的雞巴又再度的勃起,母親讓人感覺是如此的無助。

最後她用迷濛的眼神,輕輕的看著我那慢慢搭起帳棚的下腹部。

我知道媽媽已經注意到了,然後她突然伸出的手抓著我的雞巴,沿著雞巴的 線不斷撫摸著。

我看到媽媽臉上帶著一絲紅暈,和剛哭泣過紅紅的眼睛。

媽媽臉上那異樣的情愫,那跟我妹妹那天偷跑進我的房間,在我面前脫下內褲時臉上的神情一模一樣。

我只是企圖去安慰她讓我們感覺更親密,但沒想到會發生這種情形。

母親脫下了我的褲子,撫摸我那已經快要漲破的雞巴,在我不知所措時,母親那鮮紅欲滴溫暖而潮濕的小口,已經含上我的雞巴。

我的女朋友非常擅長口交,我妹妹也是。

但是我媽媽呢?

喔 這麼好吃的東西,我已經太久沒 過了。

她瘋狂的吸吮著,呻吟著,喃喃的說我的雞巴是她曾經看過最大的,吃起來最好吃的。

我覺得非常激動,雞巴更加的堅硬了。

天啊!她甚至比我妹妹更會吸吮雞巴,更用那溫柔的小手輕撫著我的睪丸。

天啊!我受不了了。

我現在只想要把雞巴插入媽媽那,鮮美肥沃的小浪穴裡。

我抓住她兩個糯乳,用身體使她俯臥在床上,用身體去感受她那前凸後翹的乳房臀部,還有緊凸出牛仔褲那內褲的 線。

媽媽感覺我的巨大家雞巴緊緊摩擦她的屁股,屁股也不斷的磨轉著。

當我用手緊壓她的陰戶時,我從牛仔褲上感受到了她的火熱濕潤和不斷變硬的陰阜,慢慢的我用手指緊壓她牛仔褲陰唇的上方,沿著裂縫,讓她的牛仔褲深陷在陰唇,到達屁眼,並且用我的雞巴壓磨她的屁眼。

我的妹妹這時已經穿好了睡衣,跑了過來,想要知道我們到底闖下了多大的禍,當她打開門時,看到我跟媽媽正在幹的好事,她目瞪口呆,合不攏口。

然後她對著我偷笑,知道我們沒事了?然後走了過來坐在床邊。

這時媽媽繼續吸吮我的雞巴,我想她一定和爸爸做過了很多次,否則不可能做得這麼好,心裡不禁暗自嫉妒著。

我覺得自己已經硬的快受不了了。

我想媽媽也很想跟我做愛了。

於是我輕推媽媽的臀部,好讓她調轉位置,她輕挪臀部,可是小嘴一刻也不肯離開我的雞巴。

輕輕的,我解開媽媽牛仔褲的鈕扣,拉下她的拉 ,妹妹並且在旁幫忙我把媽媽的網球鞋脫下。

然後,妹妹幫我把媽媽的褲子以及內褲剝下。

媽媽上身仍然穿著衣服。

我的手指立刻經由捲曲濃密的陰毛,經過溫暖的裂縫,潮濕的陰道,撫摸她那敏感硬挺的陰核。

媽媽依依不捨的吐出我的雞巴,把整個肉體交在我手上,舒適的的躺在床上,用那小手,輕輕的扳開自己的大腿,然後把膝蓋往後壓在自己的乳房上,嬌羞的粉臉上,充滿了愛慾的眼光,紅 的菱純,不斷的輕吐出濁熱氣息,喉嚨甜蜜的呻吟著。

我迅速地插進了二根手指到媽媽流滿了淫水的小陰戶。

當我用力的插進時,媽媽的陰戶就往下陷,當拔出時又帶出了大量的淫水,真是相當漂亮的陰戶啊!

啊啊! 致中 .............

媽媽無力的擺動著頭,秀髮凌亂,銀牙暗咬著。

秀美的小臉上,流滿了大量的汗水,害羞的模樣,真是一個可愛的小女人,嘴裡喃喃的訴說著一些毫無意義的字眼,嬌軀難耐的在雪白的床單上顫抖著。

我驕傲的笑著。

好媽媽這樣就受不了了嗎?

那這個呢?

說完殘忍的又插入了一根拇指,玩弄著那充血勃起的陰核。

啊啊

這可愛的小女人更大聲的氣喘著,雙眼迷離,美妙的春眸裡,充滿了愛慾的渴求這目光是如此的熟悉。

看著妹妹,妹妹也帶著熟悉的眼神看著我。

這是每晚妹妹臣服在我雞巴之下的眼神。

我輕輕的在媽媽的耳邊低語到:寶貝,你的小穴夾的我的手只好緊喔。

媽媽整個臉豎地紅了起來。

致中 不准欺負媽媽。

喔 這樣啊!那我拔出我的手指了喔。

不不 喔喔,致中饒了媽媽吧!不要再欺負我了。

媽媽喘息嗚咽的求饒聲,是我從未聽過的聲音。

這時妹妹蕙蕙輕笑說,對啊!哥哥好好的欺負媽媽,就像你欺負我那樣。

對 致中 快點欺負媽媽。

...................請快點蹂躪媽媽。

....................我要你。

哈!今天讓我嚇成這樣,不好好的討回來怎麼行。

於是我脫掉了自己的褲子和內褲,粗黑的雞巴,香菇狀的龜頭,正炯炯有神的跳動著。

我抓住陰莖,輕輕的用龜頭畫著媽媽那早已濕透了的陰唇。

臀部猛一用力,媽媽那可憐的陰肉,正無力的被擠開,以迎接我巨大雞巴的插入。

我從未幹過像我媽媽這種年紀的女人,但由那緊縮的陰戶,我知道是媽媽非常興奮的。

我把媽媽那漂亮修長的雙腿放上了我渾厚的肩膀,雙手抱住了她的小蠻腰,向前用力的猛押。

她那苗條的身體迅速的摺疊起來,屁股與陰戶就這樣濕潤的暴露在天空。

我迅速的猛幹著......用著我那狗公腰。

啊啊啊 母親不停悲啼 呻吟著。

在我雞巴的猛插之下不停的扭曲著身體,媽媽和我上身仍然穿著衣服,而下半身猛烈的結合著。

這帶給我極大的興奮。

媽媽現在興奮的猛抓我的臀部猛推著,以使我的雞巴更加深入她的陰戶。

我則抱以愈來愈猛烈的抽插,每當雞巴抽出時,媽阿那緊夾雞巴的紅潤陰唇就整個被翻轉過來,淫水流濕了臀部之下得被單。

我的雞巴抽插著媽媽陰戶的....即即....的聲音,是愈來愈大聲,好像在為我喝采。

雞巴也好像浸泡在充滿熱水的熱水帶裡,那彈簧床也不斷的發出抗議的聲響,兩個火熱的軀體不斷的在彈簧床上上下下的彈跳著。

妹妹有趣的看著我乾媽媽,也興奮的把手伸進睡衣之下,摩擦著自己的陰戶。

不一會兒,我們終於各自達到了高潮。

因為爸爸這個禮拜都不能回家,我已經想好了許多方法,去探索媽媽的肉體。

我和媽媽及妹妹不知不覺都已忘了電視是長的怎麼樣了。因為在晚飯後,就是我和媽媽及妹妹最快樂的時間。

我幾乎嘗進了各種做愛方式,在房裡的每個角落。

每當爸爸回家時,媽媽會習慣去買各種性感的內衣褲,但是現在媽媽,不再偷偷的自己去買,她會帶著我和妹妹一起去,並且徵詢我的意見,也為妹妹買了很多性感的內衣褲。

其中我最喜歡的是一件在陰戶及乳頭開口的內衣褲。

她們母女相當喜歡就穿這樣在屋內閒逛,也因此只要我興致一來,就直接把老二插進她們的陰戶裡。

而媽媽也非常滿意這樣的亂交生活,她認為他能滿意的享受性生活,又不會對爸爸不貞。

至少,她仍然沒有跟外人,發生性關係。

她唯一的憂慮是如果有一天爸爸發現了,我們的關係不知會有何反應。

我不想告訴媽媽,我已經跟爸爸,一起乾妹妹超過了一年的時間了。

每當爸爸放假回家,而媽媽去上班時,我們就開始瘋狂的做愛。

我想有一天她終將會發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