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姐姐教弟弟做愛

CH 1

阿美不愧是有經驗,引導性急的弟弟,使他產生陶醉狀態,她的舌尖在小雄的嘴裡游動,把唾液慢慢送過去,同時發出" ............" 的誘人哼聲,然後又抽回舌頭,把柔軟的嘴唇在上面喘口氣,再把小雄的舌頭吸進來....

這時候的小雄已是昏迷狀態了,他的肉棒早已經勃起,把睡衣的前面高高地掀起....

他悄悄地張開眼睛看看阿美。阿美美麗的臉頰染成妖 的粉紅色,呼吸也很急促,她從鼻子發出甜美的啜泣聲,很顯然地跟小雄一樣,陶醉在性感裡....

"
姊姊...."

"
什麼....? " 阿美的嘴巴離開了,露出朦朧的眼光。

"
我可以摸乳房吧? " 趁著接吻的時候,小雄提出要求。

阿美不由一顫,受驚似地猛烈搖頭,同時急忙地把敞開的領口拉在一起。

"
說好的,只能接吻! "

"
求求你,只要一次就好,我想摸姊姊的乳房。"

"
不要提這樣無禮的要求! 小雄! " 阿美皺起眉頭把臉轉開,這樣一來,她頸部美麗曲線充份顯現出來....

小雄非常衝動,想要拉開阿美的雙手。

"
....小雄....不能啊...."

阿美的雙手慢慢地被拉開....

"
....不要...."

可是她的反抗很軟弱。如果猛烈給小雄一個耳光,小雄也許會畏縮。可是,她不能這樣對待小雄。

睡衣的領口向左右分開....

"
....小雄....求求你....不要看...." 她那哀求的聲音,只是使小雄的慾火更猛烈....

在小雄眼前,出現雪白的乳房....

"
太美了....簡直不相信會這麼美...."

有重量感的雙乳,一點也沒有垂下去,反而漂亮地向上挺高....

"
....多麼美啊! " 小雄壓著阿美的雙手,看得發呆。

"
不可以....我們不可以做這種事...."

"
姊姊....我愛你....我愛你...."

小雄像夢囈似的說著,低下頭把嘴壓在乳房上。他立刻在乳溝聞到性感的芳香,還微微有奶味。他張開嘴舔著乳房,然後把乳頭含在嘴裡吮吸....他像嬰兒一樣吸吮阿美,立刻感覺出乳頭很快在膨脹....

"
原來是這樣! " 他心中暗思肘: " 為了使嬰兒容易吃奶,女人的乳頭會變大...."

"
...." 非常敏感的乳頭,被小雄吸吮和撫摸,阿美坐在椅子上忍不住身體向後仰..

"
為什麼....這是為什麼? "

小雄的愛撫像嬰兒一樣幼稚,可是產生和其他的男人完全不同的快感。這種感覺使阿美困惑,只要小雄的舌頭舔到,手指摸到,就會從那裡產生強烈的刺激,傳遍全身。剛才接吻也是這樣,單單是接吻,就使她的內褲 淋淋的, 到連她自己都感到難為情的程度。如果這樣下去,會變成什麼樣的情況? 弟弟會不會想脫她的內褲? 想到這裡阿美感到恐懼。

"
決不能答應更進一步,無論小雄如何要求,也決不能超越姐弟之間應有之距離。"

阿美一面和快要崩潰的理智作戰,一面不斷這樣告誡自己。

小雄根本不理會阿美心裡的想法,在姐姐的乳房上盡情地吸吮,不斷地親吻,貪婪地享受甜美的嘴唇,這時候也沒有忘記撫摸乳房。這樣享受到溫香的肉體時,不禁產生莫名的快感。

"
....小雄....不要了....不要了...."

阿美的聲音已經變成妖媚的哼聲,更刺激小雄的淫慾。

睡衣的腰帶顯然是留在腰上,但睡衣的前擺已經完全分開,在小雄面前顯露出只有一件米黃色內褲的裸體。

"
姐姐....我受不了...." 看到姐姐的內褲和雪白的大腿,小雄忍不住吞下口水,這時候他只想和阿美性交,想得快要死了。

小雄的手指微微地顫抖著從 麗的肉體向下活動....

"
........" 阿美沉悶的哼聲更大了。

從胸部向光滑的下腹部撫摸,手指尖也在肚臍上揉搓,假裝偶然的樣子碰到內褲....

"
這就是姐姐的內褲! "

布料的特殊感覺使小雄想入非非....

"
不知道姐姐會不會讓我摸那裡? "

就在這時候,阿美壓住了他的手。

"
不可以! "

"
我想要,你是明白的。"

"
不行! 絕對不能那樣! "

"
可是,我已經忍不住了! "

"
小雄,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

"
當然知道,能和姐姐連在一起,就是要我現在馬上死去,我也願意。"

小雄的呼吸急迫,想要壓在姐姐的身上。

"
我想....我想抱你! "

"
不能! "

阿美終於忍不住一掌打在小雄的臉上!

"
小雄,你不該這樣。"

"
...." 小雄流出眼淚,阿美從來沒有這樣打他。

"
這是做人絕對不可原諒的事,如果只是接吻還可以原諒。可是姐弟....絕對不能作那種事,你為什麼還不明白? "

"
....可是除了姐姐以外,我不會喜歡其他的女人。"

"
那是因為你太年輕,不認識女人的關係,以後你一定會遇到非常適合你的女人。"

小雄低下頭開始啜泣。其實他是假裝作出這種反省的樣子,然後尋找反攻的機會,他的肉棒還是那樣勃起,現在至少要想方法解決淫慾的強烈需求。

"
姐姐說,以後會出現適合你的人...." 小雄從阿美的話中找到反攻的藉口。

"
姐姐,我怎樣才能找到其他女人? "

阿美無話可說。

小雄知道不該用這種卑鄙的方法,但還是繼續攻擊姐姐的最大弱點。

"
我連女人都沒有碰過...."

阿美開始輕輕嗚咽,同時搖著頭,好像要小雄不要再說下去,小雄的臉上出現虐待狂的光澤。

"
這將帶給我最大的遺憾。"

"
不要說了....不要折磨姐姐了...."

"
對不起,我不說了。"

小雄又重新把臉靠在阿美的臉上輕輕摩擦,這時候不知為何肉棒好像更增加了熱度。

"
姐姐,我們不要吵架了。"

"
嗯,對不起,我打痛你了嗎? "

"
只是....一點點。"

"
姐姐不好。" 阿美抬起含著淚的臉,露出微笑,然後抱緊小雄的上身。

"
可是....怎麼辦呢? 我那裡一直都在勃起,這樣是沒辦法睡覺的。"

小雄在阿美的感情比較平靜時,這樣狡猾的提出問題。他想今晚或許不該性交,何況這是他的第一次,過分堅持要求也不應該,但想用其他的方法射出來。

"
我也沒辦法....我也是...." 阿美的臉更紅潤,姐姐的這種樣子更刺激小雄。

"
姐姐,你是要我自己弄嗎? "

"
....不知道...."

"
姐弟只要不那個就可以了吧? 所以,求求你用手給我弄吧! 這樣總算可以吧! "

其實小雄一直沒有放棄同阿美插穴的企圖,因為肉棒插入陰穴裡的感覺是無法想像的,這招算是以退為進。

"
....好吧! 姐試試看。" 阿美為了要補償剛才的舉動,而且她想,現在是安全期,讓它進去一回應該不會有事; 剛才小雄把她逗得陰戶內有如有千萬隻螞蟻在爬,基於生理的需要,要有一根肉棒來止癢。

於是,阿美把小雄的睡衣脫掉,他的肉棒昂然豎立,阿美用雙手握住卻還露出個大龜頭,接著她伸出舌頭,把龜頭先舔一遍,然後就把肉棒含入嘴裡,雖然阿美已經盡力納入,龜頭已深抵喉嚨,卻還有三分之一長度留在嘴外。於是她把嘴唇包緊雞巴,開始輕輕的吸吮起來。

"
........" 小雄發出舒服的聲音。趁著阿美沉醉於吸吮肉棒的同時,小雄偷偷地解開阿美睡衣的腰帶,也就是在必要的時候向下一剝,阿美就變成一個裸體美人兒。小雄在為稍後的行動作準備。

阿美不但前前後後地套弄陽具,而且用舌尖刺激著龜頭冠,使得小雄的肉棒變得更粗更硬。此時小雄也沒閒著,他一手撥弄著阿美的臉頰與秀髮,一手向下揉捏著她的乳房和乳頭。

小雄的雞巴不曾如此的舒服,一陣吸吮之後,已到了爆發的臨界點,阿美也感覺到他快要射精了,於是把肉棒吐出來,就在同一時間,白色的精液激射而出,一些噴到阿美的嫩臉及脖子,大部分射在她的乳溝向下順流。

"
! 讓我幫你舔乾淨...." 小雄把她的身體放平,阿美還不知道因為睡衣已被偷偷解開,美妙的陰戶已昭然暴露於小雄的眼光下。

小雄開始用舌頭對阿美的胴體愛撫。臉及頸部是用吸吻的方式,接著從胸部開始仔細地舔著,直到如丘陵隆起的陰阜,此時阿美有如置身夢幻境界。

小雄飛快地脫掉她那已 了一片的內褲。

如預期地看到陰唇微張,淫水潺潺的陰戶,小雄他那尚未軟化的肉棒,有一股插入陰道的衝動。

"
姐,我要干你! " 堅決的語氣表達他的需要與不可妥協。

"
不行....不可以...." 但是她卻沒有任何的反抗動作。

小雄把她的大腿掰開,雙手伏在她的胸旁,屁股往前挺進,只見龜頭和陰唇的肉搏戰,卻沒有插入陰道,原來他還是插穴的門外漢。

阿美被他搞得受不了,她要教教他陰陽交合之道。於是向下伸手握住肉棒把它帶到陰道口,他稍一用力,就鑿開了這塊禁地,肉洞給他的感覺是 滑緊暖,和手淫大不相同。他開始用大雞巴摩擦陰道璧,有淫水的幫助,抽插不算太困難,因為阿美也不是原封貨。不過因為姿勢的緣故,無法盡根插入。

"
姐,你的肉穴好緊好舒服喔,我想要永遠幹著你,永不分開...."

"
傻瓜,姐姐現在教你一個能插得最深的姿勢,要是遇到陰道較淺的,就插進子宮裡了。待會兒把姐的雙腿曲起,然後再插進來,想要再干進去一點,可以稍微把我的臀部捧高。好,現在看你對性交的領悟力有多高了! "

於是小雄照著阿美所說的,一招接著一招,持續地向阿美的嫩穴進攻。由於小雄剛才已經 過一次,暫時不會射精,倒是阿美已經 了好幾次,她那少經人事的嫩穴已經有些紅腫,最後在阿美運用內力的吸功施展下,小雄終於把第二次的精液,射進陰道深處。

小雄已經食髓知味,他天天幫阿美量基礎體溫,只要不是排卵期,他就把陰莖幹入阿美的嫩穴裡,吸收她少女寶貴的女性荷爾蒙,同時射出精液給阿美保管。他倆常一邊看A片,一邊實習以學習新的技巧,他們倆姊弟真可說是互蒙其利。

經過大約一年的性交享受,姊弟兩人都有些許的變化。時常吸收女性荷爾蒙的小雄,變更俊秀英挺,雞巴也更粗壯。而阿美因吸收男性荷爾蒙,身材更加標緻,陰毛叢生,全身散發令人難以抗拒的魅力。小雄已是發育期的後期,時常射精並不影響他的發育,反而使他精子的製造能力旺盛。這些是小雄離開阿美之前的情況,因為小雄考上大學。臨別他送給阿美一支人工陽具,讓她能稍解慾望。



--------------------------------------------------------------------------------

CH 2

小雄上大學以後,在校外賃屋而居,他的隔壁是一個女大學生,也是個新生。巧的是,她正是小雄理想中的美女--一頭烏黑直長的秀髮,身高約一百六十幾公分,身材凹凸適中,既非肉彈也不是骨感。許久沒和阿美作愛的小雄,心裡那股想要侵犯女性胴體的慾火,又開始燃起。

而在隔壁的女生叫阿華,上大學以後,有了完全屬於自己的時間與生活空間,對於男女之間的疑惑,想要尋求答案。話說高中時的阿華,某天晚上偷看到爸媽纏在一起,只看到下面兩搓烏黑的陰毛合在一起,不曉得父親底下那根跑到那兒去,也不知道母親的呻吟聲是痛苦還是舒服。這些疑問一直留到現在,因為國中十四章並沒有詳述男女的交合的情形,看看自己底下有三個肉洞,那麼作愛時是插那個洞呢? 她想這些問題要找個男人才能詳盡解答。隔壁的小雄看起來還不錯,如果他是個童子雞,那麼兩人只好一起研究體會,如果他已經有經驗,那自己就變成這方面的學生了。

下定了決心,阿華就往小雄的房間走去。

此時的小雄,為了解決好幾天的禁慾,去買了本色情書刊,正看得慾火焚身,於是閉上眼睛,用手套弄著雞巴,想像著與阿美銷魂作愛的情形。剛好阿華來了。

"
小雄在嗎? "

"
請進! " 小雄趕忙收拾好應門。

阿華進門後,偷偷瞥見小雄的底下頂凸凸的,心想心中的疑問應該可以解決了。

"
有一些問題很難啟齒,不知道要怎麼問才好? " 阿華故作矜持地問。

"
沒關係,大家都是年輕人,有啥問題儘管說來。"

於是阿華就把她的疑問全都告訴他。

小雄想: " 太好了,自己送上門來,看來今晚小弟弟不會寂寞了。"

"
關於女性的生理構造,上面和下面各是排尿及排便的,中間的那個洞呢,正是生小孩用的陰道口,想當然爾,也就是作愛時,陰莖插入的地方。至於呻吟聲是痛苦還是舒服,就要當事人親身體會了,作愛的魅力也就在於此。如果你想試試看的話,我們可以來玩玩,只要你是在安全期即可盡情享受。怎麼樣啊? " 小雄一口氣說完,而且不忘用言語誘惑她。

"
可是,我沒作過...."

"
沒關係,小弟不才,聞道稍先,可以教你。"

"
好吧! 可是你要慢慢來喔,人家怕會痛...."

" OK! NO PROBLEM !"

小雄瞭解女性的害羞心理,怕在別人面前裸露,所以他先脫光衣服,勃起的肉棒也向她昂首致敬,然後再著手脫阿華的衣褲。

阿華看到碩大的男根,心想: " 他的陰莖差不多有十七公分長,五公分寬,這麼大插得進去嗎? "

阿華美妙的胴體漸漸顯露出來,一切都是處女的規格標準,皮膚的白晰與柔嫩就不用說了,乳房不是很大但很有彈性,稀疏的陰毛配合著粉紅色的嫩陰唇,幾乎令人不想傷害她,但為了讓她品 男女性愛的快樂以及解決心中的慾火,小雄開始了作愛的序曲。

他先吻著阿華的嘴唇,如同阿美教他的,慢慢地他吸著阿華的嫩舌頭,當倆人的舌尖接觸並纏在一起時,他可以確定阿華已經茫酥酥了。他的雙手分別握著阿華的乳房,搓揉著她的乳頭,感覺到乳房的發脹與乳頭的發硬。

接著小雄離開她的嘴唇,開始用舌頭去舔她的奶頭,空出的一隻手則往下撫摸著陰阜,並向下探索著陰蒂,阿華此時雖然閉著眼睛享受,但是感覺有外物觸摸處女地,不由得把雙腿合緊。小雄也不刻意去把它分開,先撫摸她大腿內側,果然這招奏效,她的雙腿又漸漸往外張。伺候完她的乳房,阿華已經開始有舒服的哼聲了,聽得小雄真想馬上提起雞巴干入她的嫩穴,但是小不忍則亂大謀,只好暫時忍下。

下一步,他把手掌壓住阿華的膝蓋分開她的雙腿,開始用他的靈舌掃著陰唇皺摺,使得受刺激的大陰唇漸漸地向外微張,接著才是舔吸她的陰蒂,未曾如此刺激的陰戶開始潺潺地流出淫水,陰唇像張開的貝殼似在迎接陰莖的進入,忍耐已久的雞巴準備大顯身手了。

"
怎麼辦....裡面怎麼這麼癢....該怎麼辦...." 阿華如夢囈地叫著。

"
這時只有把陰莖插入你的陰道才能消火了! " 小雄在她耳邊說著。

"
好吧! 求你快點...."

於是小雄用手提著肉棒,用龜頭摩擦著陰戶的外圍,阿華只覺得有一個熾熱的肉球在磨著在燙著,舒服無比: " ....嗯哼...."

小雄插穴的動作已經準備就緒,他把阿華拉到床邊分開雙腿,自己跪在床前高度剛好,上身前傾,雙手繞過掖下抓住肩膀,以免等一下鑿入的一剎那她往後退,務必一幹成功。之前他不用手指先插陰道,就是要把機會留給龜頭,他先用一隻手提著雞巴向大約只容一根手指的陰道口挺進,頂著頂著再一用力,終於插進個大龜頭,卻聽到阿華的哀號。

"
好痛喔....快拔出來...."

"
我的親親,開始有些漲痛,過一下就好了。" 小雄安慰著她,狠心的屁股再用力往前一頂,整支肉棒進去了七八分,於是不再抽動,只是慢慢磨著她的花心。

過了許久阿華才說: " 人家裡面好脹,你可以動一動...."

少女緊窄的嫩穴不容馳騁,只好又輕又慢的抽插,有了淫水的潤滑,摩擦陰道經由性神經傳回去的酥爽的感覺,使阿華開始發出令人銷魂的叫春聲: " ........真好....我終於知道性交是這麼舒服....你可以稍微干快一點...."

聽到這樣,小雄把手收回來揉著她的乳房,動作也變為七淺三深,淺淺深深插得阿華更是如癡如醉,她的嫩穴也一下下的夾著肉棒,同時陰精也往龜頭澆去,頭一次做開苞工作的小雄,受到前所未有的緊夾及熱燙淫水的刺激,加上看到阿華滿足的嫵媚神情,終於忍不住把積存多天的精液射向肉穴的深處。但並沒有把陰莖立即抽出來,而是放在嫩穴裡浸淫著,並吻著她吸著她的唾液,吸收寶貴的處女荷爾蒙。

嘗到作愛甜頭的阿華,為了保持陰戶的細嫩,一個月只和小雄幹一次,但每次都是淋漓盡致,性交成了他們倆紓解壓力最好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