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母子


--------------------------------------------------------------------------------

此文僅為幻想之作。心智未成熟、不適者勿入。
切勿模仿。否則後果自負。



--------------------------------------------------------------------------------

早晨的太陽已經照亮了潔白的窗簾,協和醫院的主任醫生劉佳習慣性地驚醒。正準備往全裸的身體上穿衣服時她才想起今天是星期六自己休息。看看睡在身邊的兒子君俊同樣赤裸的身子,她不由得心中笑道:

「難怪!要不是今天我們都休息,我怎麼會讓他跟我玩一晚?!」

回手摸了摸自己仍然有些漲疼的屁眼,劉佳的笑容浮上臉頰:

「這小畜生!過去只讓他戳屁眼,他天天吵著要插媽媽的穴。現在讓他插穴了吧?又老是走後門。」

心裡泛著甜蜜,她伸手掀開兒子身上的毛毯,看著兒子腿間長長的陽物不由得伸手撫弄起來。

離婚八年了,搬到這個城市也已經五年了。惟有最近這幾個月是自己有生以來最充實的、最快樂、最甜蜜的日子。這個十六歲的少年給了他三十八歲的母親嘗到了最美好的滋味。

但起先的時候,作為醫生與母親的她從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今天的地步。但失控到如今,她也再也不想回到過去那凡事都得到控制的日子裡去了!



--------------------------------------------------------------------------------

事情開始是在初夏的一個晚上。

她值班回來已經是十一點鐘了。家裡的電視仍然開著,兒子卻倒在沙發上睡得很香甜了。原來想叫醒兒子回自己房間睡覺,但一天繁忙的工作讓她也十分的疲乏,極想先洗個澡再說。

於是她也沒叫醒兒子,便脫光衣服到浴室,連門也沒有關就打開淋蓬頭開始洗澡。

一會兒,睡眼惺忪的兒子搖搖晃晃地推門進來,連馬桶的座圈也沒有揭開,就掏出雞雞撒起尿來。她這是正在洗頭,從滿臉的泡沫裡看到兒子把尿灑到了座圈上便轉頭叫到:

「君俊,你怎麼連馬桶座圈也不掀?你看上面都是小便!」

兒子一驚睜大眼睛,連忙止住小便掀起馬桶座圈:

「媽,今天回來晚了嗎。」

她回頭繼續洗著頭髮:

「今天醫院裡病人多。你小便好了後,把座圈擦擦。多脹啊!虧你還是醫生的兒子。」

等她把頭洗好,沖掉泡沫卻發現兒子正楞楞地看著自己的身體,大雞雞正挺得直直的對著自己。

她起先一楞,但醫生與母親的直覺告訴自己:

兒子十六歲了,懂事了。自己雖然三十七八了,但由於保養得當,身材仍然保持得嬌好,乳房仍未下垂,腰肢依然纖細……

兒子一定是從自己這個母親的裸體上領略到了女人的魅力。

「君俊!」

她叫了一聲,兒子如夢方醒,連忙拉好褲子,擦了幾下座圈就出去了。

洗完澡,她到兒子的房間轉了圈,看到兒子仍然有些魂不守舍地坐在床沿。母親與醫生的雙重職責讓她覺得需要為兒子上一堂生理課。

她正兒八經地給兒子解釋男女的生理,並教兒子如何對待思春期、如何對待手淫……

就在她拿出兒子的生殖器,教兒子如何清洗包皮裡的污垢時,兒子的一股濃濃的精液射在她的手中。

「媽,對不起。我受不了……

「以後對媽不能這樣。……有需要自己手淫就可以了……

此後,她時時發現兒子偷偷地手淫。但她只是讓兒子少發洩一點,並未放在心上。

一天晚上,兒子突然跑到她面前,露出漲得粗粗硬硬的陽具對她說:

「媽,壞了!我自己弄了一個小時了,它還沒有軟下來!你看怎麼辦?」

她歎了口氣,便伸手握住兒子的陽具開始給兒子手淫起來。

……
輕攏慢捻,又急馳驟奔……一股股少年男子的氣息從她的掌握中噴薄而出。兒子在她逗弄下的呻吟又傳入耳中。一時她彷彿又回到少女時代與君俊爸爸戀愛時的甜蜜日子……

當時她還是醫學院的學生,與年輕的教師躲在男教師的單身宿舍中親熱。

兩人關了燈,靠在床上的被子上卿卿我我地述說著綿綿的情話。老師的手在她的胸口蠕動,那一對少女的乳房已經是有點發硬了。終於兩人不再說話,因為語言已經要靠行動來證實。

羅裙半解,衣帶中分,一雙男子的顫抖的雙手已經在她內褲外游弋她的纖手也已經握住了一根同樣口徑的肉炮……也同樣有那麼一股濃濃的白漿射在自己的手心……

……啊!……媽!你弄得真舒服……

兒子的驚歎驚醒了她。她有點木然地鬆開軟縮的肉棒,清洗乾淨手上的精液,一言未發地倒上床去。

第二天是夜班,沒有什麼病人,很空閒。沒有兒子來纏自己,她卻覺得少了些什麼。自從離婚這幾年來,她似乎從未有過如此強烈的需要。過去總是以為歲數大了,性慾是可有可無的。但如今是怎麼了?難道……

這次,君俊是挺著肉棒鑽進被窩裡讓媽媽給他手淫。她也只是無言地握住它不住地玩弄。

不知是為了讓兒子滿足,還是讓自己過癮,她弄得很投入,似乎一點也沒有發覺兒子的手搭在自己身上時並不老實,而是一直在屁股大腿附近蠕動。

君俊洩了後,她用枕頭邊的手紙擦乾淨自己的手與兒子的陽具,也沒有起身清洗,也沒有趕兒子回自己房間睡覺。兩人一會兒就沉沉睡去。

她隱隱約約地意識到那天也許很快就會來到。

作為醫生,她不願它來臨;
作為母親。她不敢讓它來臨;
作為女人,她又渴望它的來臨!

果然,那天吃完晚飯後,君俊慇勤地主動收拾飯桌,讓她去看電視。果然,不一會兒,兒子就捱到她的身邊:

「媽媽,你累了吧?我來給你按摩一下好嗎?」

看媽媽沒有反應,君俊便開始為媽媽揉搓頭部,接著是肩部,還不停地問媽媽:

「媽,我弄得舒服嗎?」

媽媽自然是點頭微笑,心裡想著:看你這個小子有什麼花樣。一會兒就按摩到腰部了,君俊呼吸開始緊促起來:

「媽,你躺到床上去,讓我按摩吧?!」

「小鬼頭,打什麼壞主意?我是你親媽!」

看媽媽是笑著回答,兒子開始撒嬌地從身後摟著媽媽的腰,把頭貼在媽媽的頸側:

「媽,兒子只想孝順您一下嗎。」

說著,手又在媽媽柔軟的腹部上揉搓。

「別鬧!讓媽媽看完這部電視劇。」

得到這暗示,君俊不鬧了,但手仍然在媽媽的腹部上游弋,並漸漸向上移動。終於碰到了媽媽曾經哺育過他的那對乳房……

慢慢地,媽媽也有點受不了了,臉上紅霞湧現,呼吸也開始急促起來。

君俊已經能明顯地感受到媽媽胸脯忽上忽下的呼吸與手下乳房漸漸開始的發硬。

終於,媽媽長長地吐了口氣:

「給你纏死了,壞兒子!」

看著呼吸急促,面泛潮紅的母親,君俊也抑制不住心中的劇烈跳動,關上電視,摟著媽媽往臥室而去。

倒在床上後,君俊來解開媽媽的襯衣,露出裡面潔白的乳罩。隔著乳罩撫弄一番後君俊就想解媽媽乳罩的扣子。她畢竟有些羞澀,輕聲道:

「君俊,別……別這樣………我到底是你的媽媽……你以後可以跟你女朋友……

「不嗎,媽。我只是想吸一下您的奶奶……

君俊撒著嬌,糾纏著要解媽媽的乳罩。她也壓抑著衝動,殘存的理智想無望地拖延:

「君俊,把燈關了吧。」

兒子跳下床,先打開床頭燈再關上臥室裡的吊燈。

「我想好好看看媽媽。」

君俊壓制不住自己喜悅的心情,飛快地脫光自己的衣服。朦朧中媽媽看著兒子光著勻稱的身軀,挺著長長的玉莖向自己撲來。但她已經沒有半分力氣抵擋理智發出的警告!

乳罩終於被去掉了,兒子的嘴也吮吸著一隻乳房,手揉動著另一隻。快感衝擊著做母親的全身,讓她沉迷在慾望的海洋……

她的手也探索著兒子的陰莖,理智早已在爪哇國了……

兒子的嘴唇與手掌慢慢向下移動,在過了肚臍後毫不客氣地拉下媽媽那件白色的內褲。聞了聞內褲褲襠間的濕痕,讚道:

「媽媽的這裡真好聞。」

他就扔掉內褲,一頭扎進媽媽的腿間。轉過身,君俊用力分開媽媽的兩條大腿,把山林、幽谷盡收眼底。他扒開那條峽谷,用指尖探索著裡面的洞穴:

「我就是從這裡生出來的嗎?」

劉佳用力挺了挺腰:

「對!你就是從這裡鑽出來的。」

「這麼小?你一定很疼吧?」

「母難之日!你懂嗎?生兒子的日子就是媽媽的難關。」

「我知道,媽媽。我想報答你啊!」

「怎麼報答我?就用欺負媽媽的方式嗎?」

「這樣好嗎?」

說著,君俊把嘴唇貼在媽媽的花房上就是一陣吮吸,舔舐。劉佳簡直要飛上天了,除了呻吟與嬌喘心中就只有一個念頭:

這小子第一次就舔得這麼好,大概也是遺傳他爸爸的吧?

兒子的嘴一鬆開,就挺著玉莖想來個一鼓作氣。但畢竟是初次,不諳花徑,把媽媽頂得一機靈。理智忽然被疼痛喚回,她立刻摀住要害:

「不!不能,不能這樣!君俊,畢竟我是你媽媽。我們這樣已經太過分。千萬千萬不能插進去!」

「不嗎,媽媽讓我試一次吧!我真的很想……你看我這裡已經硬得這樣了。」

兒子邊撒嬌邊粘在媽媽的身上到處親吻揉搓。劉佳也有點吃不住勁,喘著氣道:

「君俊,你要是想發洩,媽媽給你手淫吧?或者或者用媽媽的嘴給你吸出來。好嗎?」

兒子仍然不依不饒地糾纏:

「媽媽,我要您這兒嗎!……

肉帛相纏間,君俊的肉棒頂到了媽媽的屁眼,並有向下的趨勢。忽然間她想到了曾與君俊爸爸有過的一刻。頓時,她有了決定:

「君俊,別鬧。媽媽給你一個代用的地方。你可以插進來,可以有比插媽媽的那裡更多的快樂。千萬不要插媽媽的穴,好嗎?那會讓媽媽不安終身的。」

「那媽媽是那裡呢?」

「戳媽媽的屁眼吧。你爸爸過去在媽媽不方便的時候也喜歡插媽媽的屁眼。」

轉過身,媽媽高高地撅起圓圓的屁股,一隻手摀住穴,另一隻手扒開自己的屁眼。

望著媽媽圓潤白嫩的屁股,兒子不禁感到目眩。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的成年女人的赤裸的屁股。

在夢裡他曾經不止一次地想像過女人的那裡。在看到媽媽洗澡的那天前,他心目中想像的都是美麗的女同學、漂亮的女教師,甚至是艷麗的女明星,但從沒有想到自己端莊秀麗的媽媽,雖說媽媽對自己一向很愛護……但玩弄自己親生母親的屁股以前是絕對不敢想像的!

但自從目睹媽媽的裸體後,又經過媽媽給自己手淫,他覺得自己不可控制地愛上媽媽了。尤其在媽媽把屁股赤裸裸的屁股呈現在自己面前後,他情不自禁地低頭吻在媽媽的屁股中的那個花蕾上。

劉佳的神經如今分外敏感。那輕微的兒子的口唇與自己肛門的接觸已經讓她渾身顫抖不已。

她想告訴兒子:在插入媽媽的屁眼前一定要先把媽媽的屁眼弄濕。但她忽然開不了口。她只覺得分外的羞澀,平時教育兒子的那股勁都不知道那裡去了。

果然,兒子的進入受到了極大的困難。不但兒子在叫著:

「媽媽,我進不去。頭上很疼……

她自己的肛門口也受到了極大的撕裂般的痛苦。算了,還是用穴解決吧?但她隨即又排除了這個誘人的念頭。她強壓著穴內的騷癢轉身坐下,拿起兒子的肉棒含入嘴裡。那知剛吮吸了幾下,君俊就奔湧而出。

「媽媽,你的嘴真厲害。我受不了了。」

劉佳沒有多說,繼續舔舐兒子的生殖器。果然,君俊的肉棒不一會兒就又挺拔如初了。她這才吐出兒子的肉棒:

「君俊,媽媽再給你吸出一次好嗎?」

「不!媽媽,我真的很想插到你的身體裡去。能讓我到生我的地方去嗎?」

「不行!」

劉佳的嘴裡回絕了兒子,但下面的穴裡已經是氾濫成災了。她強作鎮定地在穴裡掏了些淫水塗到屁眼上,然後再次俯身翹起屁股。

君俊雖說有些不願意,但也只好將就著把媽媽的屁眼當穴戳了進去。這次肉棒上和屁眼內都有潤滑,總算順利地插了進去。

這次雖然不是劉佳第一次用屁眼接受肉棒的攻擊,但畢竟那已經是許多年以前的事了。她只覺得屁眼裡一股便意直衝神經,肛門內的肌肉似乎在用力的想把兒子的肉棒給推出去。

但兒子的肉棒繼續往裡推進。龜頭上的肉楞硬硬的直刺激得直腸壁生疼。每移動一下,她都覺得渾身機靈一下。那種不知道是疼,還是快樂的感覺讓她真受不了。她想叫停,但用屁眼又是自己建議的。總不能讓兒子戳自己生出來的穴吧?!

兒子開始抽出來了。她顫聲指點著兒子:

「君俊,慢點抽出去……對,對!抽到頭哪兒就停下。對!……再慢慢插進來…………

兒子在媽媽的教導下進行著他人生第一次的插入……

「對…………對,乖兒子!……就這樣插媽媽……不要急一下一下的來……

漸漸兒子的抽插動作開始熟練起來。她也就停止對兒子的性教導,閉上眼靜靜享受久別的滋味。兒子的雙手緊緊抓住媽媽的屁股,啊!感覺回來了!真妙!

不知道多久,她感覺到直腸壁上噴射與兒子身子的抖動。君俊終於在媽媽的身體內射精了!

結束了她正想坐起來。但兒子的手扶住了媽媽的屁股:

「媽媽,慢點。我想好好玩玩您的屁股。」

她茫然地聽從了兒子的命令,高高地撅著屁股,把頭埋在床單上。她清楚地感到兒子的手在自己的屁股上來回地撫摸。接著兒子的臉也貼了上去。她仍然有些痛楚的菊花蕾敏感的感到兒子的鼻子的拱動。兒子聲音含混地傳來:

「媽媽,你這裡真可愛。……我愛死媽媽你的屁股了……

兒子的舌頭在花蕾周圍移動。有時臀尖的一大塊肉會被咬住,然後兒子的舌頭在裡面彷彿舔冰淇淋似地品嚐媽媽的味道。

她的腦子裡已經是空白一片,只有穴裡陣陣的騷癢、後庭內的微微痛意流遍全身。

君俊的舌頭從後庭移向下面。最敏感的洞口開始受到刺激。兒子生澀的舌技雖然沒有滿足母親那裡的慾望。但好歹也讓她好過了一點………

此後的日子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挺過來的。壓制著穴裡的衝動,天天讓親愛的兒子戳入屁眼玩弄屁股。她原來以為有戀母情結的兒子會愛玩媽媽的乳房。但這小子竟然每次只是草草在媽媽的大奶奶上捏弄一會兒就讓媽媽撅起屁股………

但每天與兒子的親密接觸,不知不覺中讓她自己也開始放下母親的架子放肆起來。

回到家,看到兒子,她便會先在兒子的褲襠處摸一把,問一聲:

「壞兒子,想媽媽嗎?」

兒子也會抱住媽媽親一口:

「騷媽媽,兒子想死你了。」

她在廚房忙碌時,兒子也會在一旁幫忙。但兒子的手總是會在媽媽的屁股上摸一把,讓媽媽笑罵一聲。

每天晚飯後,她就會檢查兒子的功課。在與兒子發生親密行為前,她是不會擔心兒子的功課的。兒子聰明著吶!但她怕兒子玩物喪志,便開始關心兒子的學業。畢竟君俊才16歲。

不過兒子還是很爭氣的。每天的功課總會讓媽媽在檢查完後用自己的屁股獎勵兒子一下。

兒子的陽具現在已經是她每天最心愛的玩具了。不但她的屁眼開始接受兒子的肉棒,她的嘴也是愛死了它。哪怕那大鳥兒剛從自己的屁眼裡出來,她也會毫不猶豫地把它吞入口腔之中。

當然,她從沒有忘記自己的醫生的衛生知識。每天回家後第一件要務便是上廁所。然後便是清潔前後的孔道。兒子的清潔往往是由媽媽來完成的。

每天的肛交開始讓她幾乎忘記了正常的陰道性交。她的屁眼對兒子的衝擊越來越有快感。

過去,與君俊爸爸也有過肛交。但那只是在不方便時候的一種替代,僅是初婚情熱時小夫妻的一種花樣。

但現在不同。現在是兒子與自己每天必修的功課。為了怕肛門鬆弛,她還每天練習站樁,不停地:吸氣……提肛……呼氣……放鬆……別的醫生都以為她修習養生之道,還在醫院裡掀起與劉醫生一起練氣功的熱潮。那知劉醫生是為了讓寶貝兒子在自己的屁眼裡插得舒服!

兒子每天都很乖地在媽媽的屁眼和嘴裡進出,再也沒有提起戳穴之事。

對媽媽生出自己的地方,他只是愛憐地用嘴伺候。劉佳也開始放鬆對穴的防範。本來嗎,插屁眼要比戳穴對男人要刺激多了。但她卻沒有想到對從未插過女人穴的兒子來說穴的誘惑要大多了。

她一直自欺欺人的騙自己:能把與兒子的關係控制在母子倆享受性的樂趣,但又不至於真正亂倫的地步是最完美的。但即使這個虛假的謊言的維持也有失控的一天!

又是一個淫亂的夜晚。

兒子從媽媽的屁眼裡抽出肉棒後,就開始在媽媽的屁股上舔動。舔乾淨自己留在媽媽屁眼口的精液後,君俊便開始吮吸自己剛享受過的屁眼。

兒子柔軟的舌頭擠入媽媽的屁眼後,她感到一陣刺癢從直腸壁上傳遍全身,渾身的肌肉都不由的微微地哆嗦。陰道裡似乎也受到了刺激,一股愛液從陰門流了出來……

兒子仍然在媽媽的拉屎的孔道內流連,一點也沒有因為這裡是親愛的媽媽拉屎與自己撒尿的東西進出過的地方而畏縮。這裡現在是他最愛的地方?!

媽媽仍然高高地撅著屁股,讓兒子也讓自己享受著快樂。肛門裡的刺激一陣陣的傳來。作為醫生,她自己也很難理解生理上用來排泄的孔道怎麼會也有被戳入後的快感?但現在她不會去想為什麼。她只要快樂就行了!

慢慢地,兒子的舌頭移到下面那個潮濕的洞穴,舔著吸著外溢的愛液,時不時還把舌頭伸進去深耕一番。

她享受著新一輪的刺激,輕輕地發出滿意的呻吟。幾個月來,兒子的循規蹈矩使她已經忘記再要保衛自己最後的禁地。直到兒子的嘴離開媽媽的密處,重新扒開媽媽的屁股,她還只是以為君俊想再將進入媽媽的屁眼。

突然,她一聲「哎約」身子往前一衝,只覺得身子中騷癢已久的部位被狠狠的衝擊填滿。兒子的陰莖在媽媽的陰道內來回抽動,頻率比在媽媽的屁眼內要快多了。

頓時,陣陣的爽快從下身傳來,打消了她擺脫開兒子並訓斥一番的意思。她不由得前後擺動身子,配合著兒子的攻擊,大聲地呻吟出來。

君俊見媽媽不但沒有翻臉,反而盡情享受的樣子也大受鼓舞。他開始加快抽動的速度……

「啊!……」的一聲尖叫,劉佳達到了她結婚以來所享受到的一個最大的高潮!

………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才清醒過來,發現自己已經仰面躺在床上。兒子君俊正趴在身邊,笑吟吟地看著自己。她一把握住兒子的陽具:

「壞孩子!媽媽不是不讓你戳媽媽的穴嗎?怎麼不聽話?」

「媽媽,你快樂嗎?」

……

她沒有回答,只是用一個深吻回答了兒子。



--------------------------------------------------------------------------------

想到此處,劉佳不由得粉臉通紅,乳房漲漲的,穴中也一陣陣的騷癢,連屁眼也似痛似癢地期待著插入。

握著兒子漸漸粗大的陽具,她感到急切地盼望這個健壯的兒子能再次充分滿足自己的慾望。

「還是乘機滿足一下陰道吧!這小子近來又開始只玩我的屁眼了。」

想到此處,她扶著兒子的陽具跨了上去,然後慢慢地坐下。

啊!好舒服,好充實,好爽啊!

她開始左右上下地搖擺身體,讓兒子的陰莖在他出生的陰道內來回衝撞。

兒子的雙手從後面伸來,握住了哺育過他的乳房。少年人的腰勁到底厲害。屁股的一陣上下擺動就把他的肉棒送到他出生之處的底部。

她只覺得下身的快樂與乳房上的快感融合在一起。到底自己洩了幾次,她都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後來被君俊推倒在床上,大腿被推到胸前,整個陰部都暴露給兒子。

兒子一會在媽媽的穴裡馳騁,一會在媽媽的屁眼裡深耕……爆炸般的快感無數次炸變媽媽的整個身體……

當她的嘴裡含著兒子的陽具時,兒子也在用舌頭清潔著媽媽的陰唇與肛門。

忽然,君俊開口道:

「媽媽,這次我是射在你穴裡的。」

「有什麼問題嗎?」

「問題是:我記得這幾天,你好像是危險期啊。」

「是怕媽媽懷孕,還是盼媽媽給你生個兒子弟弟,或者妹妹女兒?」

「生男生女,媽媽你能控制嗎?」

「別忘了,媽媽是醫生!說,要男還是要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