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情


我叫黎世宜。我的第一次性經驗是在八歲的時候,也許更早一點。

你不信!對不起,這是事實。而我的第一個男人就是我哥哥-黎世恩。我哥哥多大啊?他只比我大二歲。

其實那時我也不懂,所以任由哥哥隨便玩弄。由於實在是年紀太小了,且也已事隔多年,詳細過程不太記得了。只隱約記得........

是夏天吧!因為爸爸媽媽都在上班,所以請了一個OBS(歐巴桑)陳嫂來照顧我和哥哥。可是陳嫂有時會偷懶,煮完晚飯就走了,所以我只好和哥哥一起洗澡。不過我很喜歡讓哥哥幫我洗,因為哥哥他會摸得我好舒服哦!由其是尿尿的地方(後來才知道那是小穴)都會興奮的偷尿尿(後來才知那是淫水)。

剛開始的時候,哥哥會用他的小雞雞(現在是我寶貝的大肉棒了)在我的小穴附近摩擦。後來他開始試著向小穴裡鑽,第一次,我覺得痛,不過畢竟是小雞雞,所以也進來一些。當時的感覺好奇怪,有一點痛又有一點癢、更多一點舒服。

第二次是我主動跟哥哥提再玩一次,哥哥一看機不可失,用力一挺,竟然全進來了。一開始我只覺得怎麼這麼痛?我不要玩了,哥哥叫我等一下,他只要插著就好。慢慢地,似乎沒很痛了,我告訴哥哥,好像不痛了。哥哥這時才開始抽動起來,但大概只四、五下,我就感覺到一股熱液衝了出來。我以為哥哥尿尿了,還哭著跟哥哥說我不玩了,你尿尿了!

也許我天生就是個淫婦吧!幾天後,我竟想念起哥哥把他的小雞雞插進小穴的感覺,所以我又主動跟哥哥提再玩一次。

那一天是星期日,爸媽不在家,而陳嫂也請假。我跟哥哥說,不可以尿尿喔!哥哥放了一卷錄影帶給我看,那是歐美版的A片,真槍實彈、沒有毛玻璃。經由哥哥一旁的講解,我才瞭解原來這就是做愛。而這只帶子是哥哥從爸爸那拿來的。

不知是不是看了A片的關係,小穴竟然全濕了,渾身也癢了起來。哥哥把手伸進我內褲裡,手指在肉縫裡摸著。

「嗯....好癢喔!哥哥」

「世宜,你要不要也吃吃看哥哥的雞雞。」

「我不會呀!」

「沒關係,你含著就好,好不好?那我也舔舔看你的小穴嘛!」

「嗯,好吧!」

於是我們學起A片裡的男女主角玩起69來了。老實說,第一次舔那玩意兒並不好受,總覺的那是尿尿的地方,味道怪怪的。但是我卻很喜歡哥哥舔我的感覺,很癢、很舒服。接著哥哥將雞雞慢慢地插進小穴裡,非常緊卻又很爽,我........

「哥哥....我好熱喔!.............感覺好..好棒!

「世宜....我也是....好爽喔!你的小穴.....太棒了!

「我....最喜歡哥哥了。」

當哥哥開始抽送起來時,我竟感覺到整個小穴全濕了,全身也開始顫動。跟著,哥哥射了我也 了。

我們緊緊擁抱在一起,感覺好好,真的好棒!這是我跟哥哥真正第一次做愛。

不過,畢竟我們都還小,家裡又有一個陳嫂在,實在不太有機會好好的做。只好偷偷摸摸地玩,有時只有口交,難得能好好的做一次。直到我六年級的時候,有一次我們全家一起去香港玩,爸爸媽媽住一間房,我和哥哥住一間房,那次我們真是『玩』得爽呆了!這一次的經驗下回再說給大家聽羅!

PS:

一、這是經由我和哥哥真實故事改編的,主角姓名則全為假名。

二、小妹不才,若有文筆未盡理想時,請多多包涵。



--------------------------------------------------------------------------------

前集提要:在描述過哥哥(世恩)與我(世宜)的第一次性經驗後,這一次要講的是我們在香港〞性旅程〞喔!

剛好那年的聖誕節是星期天,星期一補假一天,所以爸爸媽媽決定帶我和哥哥去香港過節。

我們在星期六請了假,全家搭飛機去香港過耶誕節。到了香港,在隨意走走逛逛後,晚上爸爸媽媽帶我和哥哥在飯店的餐廳享用了耶誕大餐。餐後因為大人們還有節目,所以讓哥哥與我先回房休息。

爸媽臨走前還叮嚀哥哥不可以欺負妹妹,要照顧妹妹、不要隨便亂開門。我心中卻巴不得哥哥好好〞欺負〞我,而房間的門只要掛上〔請勿打擾〕的牌子,當然沒人會敲門羅!

好不容易送走了爸爸媽媽,也鎖上了門。我看著哥哥,哥哥摟住我說:『我們先洗澡吧!我幫你脫衣服。』

『好呀!我也幫你脫。』

當我們互相幫彼此脫光了衣服之後,一同走進浴室。當哥哥彎下身去沖洗浴缸時,我看著哥哥。這時的哥哥已經上國中了,也開始發育長了喉節、陰毛,身高已經170cm。哥哥比較像爸爸,長得高壯,我比較像媽媽,身形嬌小。不過;胸部也開始發育了,陰毛也長了一些。

突然,哥哥拿著蓮蓬頭對著我沖。

『唉呀!哥哥,不要啦!』

『來呀!我幫你洗。』哥哥邊說邊幫我沖洗起來。

隨著哥哥手的觸摸,我開始感到興奮起來。哥哥的手滑過我的脖子,輕撫我那已堅挺起來的乳頭(人家說做過愛的女人乳暈是深色的,但是我的至今依舊是淡淡的粉紅色),我不禁輕笑出聲,手也開始撫摸哥哥。

接著,哥哥的手漸漸下移,終於來到小穴前。哥哥的手指在小穴附近來回摸著,輕輕觸摸著陰毛,那微微的觸感不禁讓我舒服地打了個顫抖。

哥哥以為我會冷,就抱著我一起泡進浴缸。我和哥哥互相擦洗著對方的身體,我發現哥哥的肉棒已經〞抬頭挺胸〞起來,我用雙手輕搓著哥哥的肉棒。

『想要嗎?世宜。』

『嗯!』

於是我將雙腿跨過哥哥,哥哥則一手扶著肉棒,一手抬起我的臀部,將肉棒對準小穴推送了進來。我則一手扶著浴缸,一手摟著哥哥的頸子,擺動我的腰,享受肉棒進出小穴的快感。頓時,水花四濺、波濤洶湧;但是浴缸實在太滑了,所以哥哥的肉棒老是掉出來,未能玩得盡興。

之後,我和哥哥將戰場移到床上。我躺在床上雙腿跨過哥哥,哥哥坐在床上,雙手托起我的臀部,將肉棒向小穴深處探去。

我只感到哥哥的肉棒將小穴塞得一絲縫隙都沒有,那種飽足感是未做過愛的人無法體會的,我十分喜歡這種感覺,而當哥哥開始抽動時則又是不一樣的感官刺激。當哥哥盡情的抽送時,我最喜歡挺起身來看,看什麼?看肉棒進出小穴,隨著肉棒加快速度抽送,我也興奮到了頂點。接著,高潮來臨時,我和哥哥緊緊抱在一起顫抖著,停止呼吸,享受高潮的快感。

這時我體內也感到一股滾熱的精液噴射進來,正好和我所 出的陰精交融著。

我知道,我和哥哥又再一次享受到完美的性愛。

當晚,我和哥哥就這樣全身赤裸擁抱在一起睡著了。

第二天的旅程裡,白天我和哥哥隨著爸媽去了海洋公園玩,晚上當然又是完全的性解放,直到第三天搭機返國才結束這一次〞性旅程〞。


下期預告:終於哥哥向我提出分手了,我並沒有哭。我和哥哥最後一次做愛,我們瘋狂地做個不停,為這一段長達十四年的亂倫史畫下句點......



--------------------------------------------------------------------------------

前集提要:說完和哥哥的〞性旅程〞之後,原本應該接著跟大家說的是〞分手的那一夜〞,但我想先跟大家說一說〞小鬼當家〞的經驗..................

大家都知道〞小鬼當家〞電影版的劇情,家裡沒大人;孩子當大王。我和哥哥也曾經〞當家〞過哦!

那年暑假,我剛考完高中聯考,哥哥升上專三,而爸爸和媽媽在一年前離婚了。

爸爸早已經在外和秘書同居生子,媽媽也與新歡另 新巢,所以家裡根本沒大人。但因之前我都在準備聯考,哥哥則忙於社團活動,我們沒時間、沒機會也沒心思去想那回事。直到聯考結束後,陳嫂因為丈夫車禍住院請了一個星期的假,我和哥哥才能在天時地利人合的情況下實行〞當家計畫〞。

我記得最瘋狂的一天是................

一整天,我和哥哥一整天全身赤裸裸的,想做就做,將所有的窗 全拉上了就不必耽心被人看到了。其實前一晚我們已經同床而眠了,當我醒來時,哥哥仍睡著,我看著哥哥心中突然一陣悸動,我好愛他喔!壯碩的身軀、凌亂的頭髮、俊秀的臉龐和無比神勇的那話兒,這樣一個男人就躺在我身邊。於是我輕輕吻著哥哥的胸膛、肚臍,再往下看到昨夜威風凜凜、奮戰不〞 〞的肉棒,現在卻靜靜地躺在哥哥的腿上,我不禁憐惜地親吻〞他〞,這一親,〞他〞可又再一次的挺起身,雄赳赳、氣昂昂!而哥哥也醒了。

『怎麼一早小陰妹就這麼淫蕩啊?』哥哥從後面壓著我,一手按住我,一手往我的雙腿中間神秘地帶伸去。

註釋:為什麼叫〞小陰妹〞呢?因為哥哥的〞陽具哥哥〞當然要配我的〞陰唇妹妹〞羅!所以我們互相 稱對方為〞陽哥哥〞與〞小陰妹〞。

哥哥搓揉著我的陰核,使我又感到小穴開始騷動了。此時我也不甘勢弱的含住哥哥的肉棒,我用舌頭從龜頭舔著、舔著、舔下來,連陰囊我也舔了。有時還偷偷輕咬哥哥的肉棒,總惹的哥哥忍不住『哦........』地叫出聲。接著哥哥讓我坐著面對鏡子張開雙腿,看著他如何探索秘洞。他用手將陰毛梳中分,外露的陰唇、濕滑的肉縫一覽無遺。他用牙齒輕咬著陰核,舔舐著肉縫裡的蜜汁,我則興奮地搓揉著自己的乳房。

然後哥哥示意我躺下,我將雙腿抬起抱住,肥美的陰部外露,哥哥將他早已充血勃起的肉棒穩穩插入小穴中,哥哥知道我喜歡享受小穴緊緊包住肉棒的感覺,他總是會先停個幾秒鐘之後才才開始抽送的動作。那小穴伴隨肉棒的抽送而分泌出大量的淫水,使得整個小穴內又濕又熱,而哥哥的猛抽狂送,每一下都直抵子宮,讓我狂叫不已。

哥哥一邊做著抽送運動,一邊用手搓揉我的乳房,猛烈的抽送運動使哥哥滿身大汗,汗水順著緊實的肌肉滴下,我們倆人隨著抽送動作的加快不斷地喘著,我們知道高潮即將來臨。果然,一股濃熱的陽精狂奔而出,正好與我體內的陰精大融合,哥哥射完精後倒在我身上喘著說:

『小陰妹,你的小穴真棒,爽死哥哥了!』

『哥哥的肉棒才真讓小陰妹吃不消呢!』

哥哥並未馬上將肉棒從小穴內抽出,我也慢慢扭動臀部,哥哥親吻我的眼睛、鼻子、嘴巴、脖子,胡根扎的我咯咯地笑。我們緊緊擁抱在一起摩擦著,感受彼此的心跳與呼吸,哥哥不斷地在我耳邊呼氣,弄得我渾身透底的舒暢。其實不只前戲重要,後戲更重要!『我愛你!哥哥。』我在心中呼喊著,除了哥哥我不會再愛上任何人了,我想。

不知不覺,我們又睡著了。

當我再度醒來已經是傍晚了,從作夜奮戰到現在,什麼都沒吃的我早已經是 腸轆轆,這時從廚房飄來一陣香味,哥哥正在煮他的拿手菜--海鮮咖哩。我在浴室裡梳洗一番,從鏡子裡看見胸前的吻痕,心想暫時不能再穿低胸的衣服了。用浴巾擦乾身體後,就這樣全身赤裸的走進餐廳。哥哥將咖哩飯放到餐桌上招呼我坐下吃飯,當我看到哥哥全身赤裸的圍上圍裙,模樣可笑極了,便忍不住噗嗤笑出聲。哥哥用手敲了一下我的頭,說:『快吃吧!還笑,等吃飽了就有的你受了!』

我向哥哥吐了一下舌頭,便開始享用這豐盛的晚餐,雖然肚子很餓,但我依舊是細嚼慢 的吃著。哥哥卻是三兩下便吃飽了,他用深遂的雙眼凝視著我,我知道他在等我,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如此。每次只要哥哥想要我的時候,總是深情地看著我,問我『可以抱你嗎?』,但哥哥從不會勉強我,而換我主動提起時,哥哥也從不拒絕。我不等哥哥開口問便先搶著說『不行!得等我先洗好碗。』哥哥沒辦法只好微笑地等著我吃完飯、洗好碗。

其實我在洗碗的時候,我的雙峰早已經興奮的挺起,而小穴也早已濕透了。所以當我洗好碗,哥哥從身後抱住我的同時,我也已經全身無力的癱在哥哥懷中任由擺佈。哥哥將我抱上餐桌,『就在這兒啊?』我嬌羞地問著,哥哥問我要不要試試看,我點了點頭。

於是哥哥低下頭去親吻小穴,而我的乳房也因呼吸加快而起伏著,可能是第一次在臥室以及浴室以外的地方做,我竟然羞紅了臉不斷地四處張望,雖然屋內的窗 全拉上了,我仍深怕有人偷看。不一會兒,哥哥的舌功刺激著我無心再管是否有人偷看了,我開始進入忘我的境界。

我挨著桌邊躺下,雙腿垂在桌沿,哥哥將我的左腳高高舉起,靠在他的右肩上,又硬又大的肉棒則不斷地在小穴外摩蹭著。一會兒頂著陰核,一會兒在肉縫來回探著,就是不肯好好的插入,我因心急而不斷地扭動身體,我知道哥哥是在處罰我,所以我一邊哀求哥哥一邊伸手握住哥哥的肉棒往小穴送。哥哥這才用力向前一頂,整根肉棒完全進入小穴中,而小穴內淫水也像決堤般的湧出,流到桌上。正當我忘情地享受肉棒抽送的歡愉時,哥哥突然將肉棒抽出,我不解地望著哥哥,哥哥又將我抱起,這次我們改到客廳做。

我跪趴在單人沙發上,哥哥將我的臀部高高抬起,肉棒從後插入小穴中,猛烈地抽送著,每一下都使我瘋狂不已。乳房也因哥哥猛烈的撞擊而不斷跳動著,哥哥整個人趴在我背後,雙手抱住我的乳房,我則一手抓著哥哥的頭髮,一手搓柔著陰核。在一陣抽 之後,我們又再一次領受到高潮的美妙。

這是我和哥哥最瘋狂的一次假期,想做就做,反正家裡沒大人當然小鬼當家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