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心的母親

『我從小就和哥哥不合,甚至於還感到一種敵意,這是因為父母,尤其母親偏向哥哥,沒有把我看在眼里的關系。

大概是五歲的時候,現在仍舊記在我心里的一件事是這樣的。

那是一個星期天的早晨,父母還在睡覺,我和哥哥在棉被上玩耍,大概是在摔交吧。

一不小心,哥哥扭痛腳踝,哭喪著臉鑽進媽媽的被窩里,我也准備從另一側鑽進去。這時原以為睡覺的母親,突然抬起頭說:「你到那邊去,伸手把我推開。」

我到現在無法忘記當時感到的打擊,從此我就下決心不向母親要求愛情,然後任何事都和哥哥唱反調,也引起父母的反感。』

這是龍二寫自己兒童時代的記錄,不知道為什要寫以及寫給誰看。

『到中學時,兄弟之間的關系愈來愈壞。在家里几乎不說話,成績優秀的哥哥對成績不好的弟弟明顯的露出輕蔑的眼光,父母的期望集中在哥哥身上,我只好投入在柔道里解悶。

那一次是我上國一的時候,哥哥是國三,半年後要參加高中聯考,正全力准備功課,有一個晚上我想借英語字典去哥哥房間。

走到門邊時,從里面傳來很奇妙的聲音,好像有人在呻吟,不知為何,我感到心跳,輕輕旋轉把手,門開了,我從縫隙向里面望去。

剎那間我几乎大叫,急忙閉上嘴,因為看到哥哥把睡褲和內褲拉到腳下坐到床邊。在大腿根上長出一點陰毛,從那里長出很丑陋的東西,仔細一看,毫無疑問是哥哥勃起的陰莖。

奇怪的聲音是從哥哥的鼻子發出來。我的心跳的更厲害,因為有手指纏繞在陰莖上,那是白白細細的手指,我以為是哥哥在手淫,可是哥哥的手在床上。纏繞在陰莖上的手,緩慢的上下移動。

把門縫開大一點,有人跪在哥哥的腳下,長長的黑發和白色的睡衣.....

那個人是母親,竟然是母親在搓揉哥哥勃起的陰莖。

我好像被榔頭打在頭上一樣,產生強烈的震撼。這是為什?母親為什對哥哥做這種事.....

正是思春期的我發生多大的搖動,大概能想像出來吧,也許還有忌妒,當時我確實對女孩非常關心,也常手淫,可是從來沒有想過要母親這樣做。

看到母親抬起頭對哥哥說話:

「你舒服嗎?」

「嗯,太好了。」

哥哥抬起頭很陶醉的樣子。

「你將來要繼承這個家,為了你,我什事都愿意去做。」

母親這樣說完以後,就開使舔哥哥的陰莖。

我想離開那里,因為受到的刺激太大,可是我無法離開,因為我的陰莖也開始勃起。

「啊.....媽媽.....

哥哥一面說,一面抓住媽媽的頭發。

好像吹口琴一樣的橫著向下舔,然後在陰囊上舔弄。

那是還沒有色情錄影帶的時代,當然沒有看過女人舔男人陰莖的場面,而且那個女人是媽媽,我几乎感到頭暈目眩。

實際上,哥哥的興奮大概比我更強烈,好像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身體也微微顫抖,把肉棒含在嘴里的母親臉上,也露出陶醉的表情。

又聽到哥哥說:

「媽媽,我要摸乳房.....

這時母親自己解開胸前的鈕扣,露出乳房,不像是養過二個小孩的丰滿乳房。握到乳房時,哥哥好像很高興的開始撫摸。

我不知不覺的握緊拳頭,睡褲前好像支起帳篷,有快要爆炸的感覺。

讓哥哥摸到乳房後,母親又張開嘴把龜頭含在嘴里,手在陰莖的根部搓揉。

不久後,哥哥仰起頭,好像要昏過去的樣子,媽媽的動作加快,黑發像降落傘一樣飛散在哥哥的腿上。

這時候哥哥哼一聲,身體隨著開始痙攣,從媽媽的嘴里露出白色的液體,順著陰莖流下去。我急忙跑回房里開始手淫。』

麗子一口氣看到這里時,強烈的沖動使她覺得心臟快要爆炸。

丈夫和婆婆.....怎可以有這種事.....

可是她的驚訝還來得太早,因為下面的文章几乎不能看下去,

因為把那樣的關系有更詳細的敘述。

『從此以後,我就開始特別注意觀察二個人的行動。

然後,有一天晚上下決心去偷看二個人一起洗澡的情形,因為我猜想在浴室里一定發生某種事情。

我用學生時代玩過的紙制潛望鏡偷看自己看不到的地方。

那是一個夏末的悶熱日子,哥哥先進入浴室,泡在浴缸里,沒有多久,把頭發束起,全身赤裸的母親走進來。

進入思春期後,還是第一次看到母親的裸體,現在母親的身體很丰滿,但當時還很苗條,腰很細,肚子和屁股几乎沒有贅肉。

母親好像盡量不去看哥哥的裸體,先蹲在磁磚地上,從浴缸拿一盆水澆在身上,水從光滑雪白的肌膚上流下去,我的關心毫無疑問的在下體部份,很遺憾的被大腿擋住看不見。

「我來給你洗身體吧。」

哥哥好像等這一句話似的,立刻站起來。

當時的哥哥個子雖然比我高,但很瘦,甚至於可以看到肋骨的形狀,他的身體對著我的方向坐在浴缸邊。

母親首先用肥皂洗哥哥的後背,然後用毛巾搓洗胸部。我立刻發現哥哥的陰莖開始發生變化,下垂的肉棒很快的抬起頭變成沖天炮。

「吆,你已經興奮了,但在洗完身體以前,不可以動。」

當時在母親臉上出現的淫蕩笑容,如今還深深刻划在腦海里,好像看到母親完全不同的另一個面目。

母親把肥皂抹在哥哥的肚子和胸部上,然後是大腿,連腳尖都洗得很仔細,最後把身上的肥皂沖洗乾淨。

「現在,只剩下那里了。」

母親說著用雙手使肥皂起泡沫。

然後母親做什事,就不用說了,當然是用雙手洗勃起的肉棒,從我的位置正好看不見,只能看到哥哥做出陶醉的表情。

就在這時候,哥哥突然說:

「媽媽,我想舔那里.....

當然,我立刻知道那里是指什地方,果然母親不僅是給哥哥做手淫而已,二個人是有更深一層的關系。

「現在還不行,等洗完後才能給你舔。」

媽媽的聲音有奇妙的甜美感。

「不,沒有洗才有媽媽的味道.....

哥哥已經把臉靠在乳房上摩擦。

「真拿你沒有辦法,太任性了。」

母親站起來,在蒸氣中看到母親的裸體,是非常美麗的。

我想到將要發生的事情,興奮的几乎瘋狂,當然我的肉棒也硬起來,期望母親的身體能轉向我這邊,但這個期望落空。

母親站起來後,把雙腿分開,屁股向下沉。

那是非常淫蕩的姿勢,我的眼光集中在大腿根上,微微看到隆起的肉,這時候感到心臟快要爆炸。

哥哥抓住母親的大腿,臉向大腿根靠過去。

「啊.....

母親的屁股開始淫糜的旋轉。

我的腦海里一片空白,几乎要從站得台子上掉下來。

從母親的大腿間看到哥哥的身體,挺起的陰莖緊貼在肚子上,緊靠大腿根的臉上下移動,偶爾還能看到伸出舌頭在那里舔的樣子。

「啊.....你舔肉豆的技巧進步多了。」

真不敢相信平時很少開玩笑笑的嚴肅的母親,說出「肉豆」這種淫語,從談話的情形看,從很久以前就有這種關系了,母親用很熟練的動作,撫摸哥哥的頭。

不久之後,母親好像無法保持那種姿勢,雙膝跪在地上。

我為以後展開的情形,心里感到非常興奮,當母親趴在地上時,為看到不該看的罪惡感,几乎感到心痛,雪白的屁股從中間破開,從溝里看到一 撮黑毛,在黑毛的中央有一條裂縫。

「和以前一樣,從後面舔吧。」

母親的話還沒有說完,哥哥已經來到背後跪下,我心里感到氣忿,我也希望能像哥哥那樣的看母親陰部。

哥哥用雙手把二個肉丘拉開,肉縫分開,就像花朵開放一樣露出鮮艷的顏色,連屁股的洞也看的很清楚。

我的肉棒几乎要把褲子頂破。

「你不要這樣看嘛。」

母親扭動屁股,但不是真正討厭的樣子。

哥哥在大腿根上舔二、三下,就抬起頭用手指在那里挖弄,哥哥的頭擋住,所以看不清那個地方。

「啊,就是那里.....女人最敏感的地方。」

母親突然深嘆一口氣,就開始氣呼呼的喘氣。

我拼命的想看哥哥的手指摸那里,現在雖然完全知道女人的性感帶,但國一時對女人的身體還完全不了解,看起來哥哥的手指好像在撫摸裂縫在恥毛里結束的地方。

「求求你.....舔那隆起的地方吧。」

當然哥哥是立刻高高興興的答應媽媽的要求。

我忍不住從褲子里拉出肉棒開始搓揉。

丰滿的屁股扭動的模樣,實在是妙極了,還看到從裂縫里流出透明的液體,弄濕四周的毛,母親的甜美嬌聲,當然也是第一次聽到。

不久後,哥哥抬起頭手指插入肉縫的中央。

「啊.....

母親的身體彎曲,有手指插入的屁股間開始顫抖。

我不由得吞下口水,凝視手指的動作,手指是不斷的進進出出,從手指與肉縫間流出淫液。

哥哥的手指活動的更快速,我真擔心母親被弄痛。可是偶爾回過頭來看時,我看到的是充滿喜悅的表情。

「啊.....好熱.....用這個在那里.....

不知何時,母親的手里拿著淋浴的蓮蓬頭,哥哥順手就接過來,

大概以前也這樣做過,毫不猶豫地把噴出的水對正陰部,細細的水流射在窄小的肉縫上。

「啊.....太好了..........

母親以扭動屁股表示歡樂,在這段時間里,哥哥的手指始終沒有停止活動。

「我已經不能忍受,快一點進來吧。」

像野獸一樣趴在地上,扭動身體的模樣,和母親以前的印像完全不同。

在媽媽要求時,哥哥立刻站起來,因為媽媽扭動身體,現在從我這里能看清楚媽媽的屁股和哥哥的肉棒。

哥哥首先用蓮蓬頭清洗自己的身體,放下蓮蓬頭後,來到媽媽的屁股後面。看男人的肉棒進入女人的身體里,這還是第一次。

哥哥好像很習慣的樣子,握住自己的肉棒就對正裂縫的中央,屁股向前挺時,肉棒就消失在肉縫里。

「唔!.....

媽媽的黑發向左右搖動,乳房也隨著跳躍。

當肉棒在肉縫里出沒時,肚子和屁股猛烈撞擊發出淫糜的聲音。可是這樣的聲音,立刻就被妖媚的哼聲打消,几乎聽不見。

我的眼睛當然盯在男女結合的部份上,從里面出現又立即消失的陰莖,隨著能看見粉紅色的粘膜。

不久後,哥哥的屁股開始抽


,用雙手固定媽媽的屁股,猛烈扭動。剎那間眼前一片空白,我陶醉在自己的感覺里,下腹部發生痙攣,隨著舒暢的放射感,射出精液,當我睜開眼睛時,正是哥哥離開媽媽的時候。

哥哥的陰莖從肉縫里出來,但已經失去力量,沒有以前那樣勃起,母親立刻轉身,開始舔沾滿蜜汁的陰莖,那種樣子顯得非常妖艷。』

麗子發現自己的嘴唇乾燥,拿起桌上的杯子,一口氣把水喝光,然後向四周看一看,好像做壞事一樣的繼續看下去。

『從這一天起,每一次他們洗澡時我就去偷看,然後有一天晚上,終於被父親發覺。那是院子里的昆虫開始吵鬧的時候,和過去一樣,我偷看浴室里的情形,這時候已不用潛望鏡,因為這樣更有臨場感。

母親正在讓哥哥拔腋毛,一根一根的用拔毛挾仔細的拔,母親好像很舒服的扭動身體,然後用吹喇叭答謝哥哥的服務。

不久後,哥哥好像無法克制自己的興奮,在腋窩親吻,一支手撫摸乳房,一支手向陰毛摸下去。

「還沒有完全拔完。」

母親扭動身體抗議,看到哥哥的手指,從陰毛向下滑入肉縫里。

「不行啦。」

母親雖然這樣說,但還是抬起屁股合作,這時候哥哥的嘴從腋窩轉到乳房上,把乳頭含在嘴里吸吮,發出啾啾的聲音。

沒有多久,母親就讓哥哥仰臥在磁磚地上,二個人開始做女人在上的互吻陰部的動作。但這種姿勢沒有保持很久,母親突然抬起身體,剎那間就把哥哥的陰莖吞入大腿根的肉縫里,然後好像要給哥哥看清楚似的,屁股開始上下緩慢移動,哥哥抬起頭,仔細的看陰莖在母親的肉縫里進出的樣子。

我也能看清楚,二個人的性器進出的模樣。

我忍不住准備從褲子里拉出肉棒。

就在這時候,突然從後面有人把我拉開,同時挨了一記耳光,是父親露出凶惡的表情站在那里。我本來想說,浴室里發生什事情,但沒有說出來。

「什事?

從浴室里傳來母親的聲音。

「不,什事也沒有。」這一次就這樣不了了之,但在父母之間一定有過交涉,從此,母親和哥哥就不再一起洗澡了,但我相信,母親和哥哥仍舊繼續那種不倫關系。

我開始不愿回家,經常都留在社團里參加活動,我的功課非常壞,但還能進入三流大學,這是因為我的柔道有很好的表現。可是我几乎沒有到學校去,柔道也放棄,從此每天沉醉在女人和酒里。我是.....